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长眠普陀山麓的音乐家张曙
发布时间:2015-09-21 16:20 星期一|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黄伟林

    2015年8月30日上午,来自全国各地的《抗战文化研究》编委一行到普陀山北麓凭吊了张曙墓。

    我很早就知道桂林有一个张曙墓,也凭吊过多次。然而,除了知道张曙是一个音乐家,抗战时期在桂林被日机炸死之外,我对张曙知之甚少。

    我真正对张曙感兴趣是在读了张仁胜的话剧剧本《龙隐居》之后。《龙隐居》第一幕写的是1938年12月24日桂林遭到的大轰炸,张曙即遇难于这一天。剧情写到了桂林人送张曙出殡的场面,剧中人还演唱了田汉作词、张曙作曲的歌《日落西山》:

    日落西山满天霞,

    对面山上来了一个俏冤家;

    眉儿弯弯眼儿大,

    头上插了一朵小茶花。

    哪一个山上没有树?

    哪一个田里没有瓜?

    哪一个男子汉心里没有意?

    要打鬼子可就顾不了她!

    这是我所知道的抗战歌曲中别开生面的一首,它的质朴、清新、洒脱和幽默感,使我产生了进一步了解张曙的愿望。

    张曙,原名张恩袭,1908年9月18日出生在安徽歙县。他从小受家乡徽戏音乐的熏陶,8岁时已能操琴为徽戏伴奏。中学毕业后,1927年考入上海艺术大学,读的是音乐科。由于经营不善,上海艺术大学很快陷入经济困境,校长躲了起来,文学系主任田汉被艺大师生选举成为校长。正是在上海艺术大学,张曙成了田汉的学生。

    在上海艺术大学学习半年以后,张曙转入了田汉创办的南国艺术学院。1928年9月,在南国艺术学院被法巡捕房查封两个月之后,张曙考入刚刚创办的上海国立音乐院,成为上海国立音乐院首批20多个专业学生之一。上海国立音乐院即上海音乐学院的前身,由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和中国专业音乐教育的奠基人和开拓者萧友梅创办。蔡元培担任首任院长,萧友梅担任首任教务主任。上海国立音乐院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第一所专业高等音乐学府,揭开了中国专业音乐教育史的新页。在上海国立音乐院,张曙与著名音乐家冼星海同学,成为知交。

    萧友梅对张曙的音乐才能极为赏识。在萧友梅的点拨和引导下,张曙师从俄国声乐教授斯拉芬奴夫夫人、声乐组主任胡周淑安夫人学习声乐,师从著名音乐家黄自学习作曲,师从朱英兼修二胡,其作曲家、歌唱家和二胡演奏家的才能逐渐为世所知。

    1929年秋季,国立音乐院改组成为上海音乐专科学校,因为萧友梅的爱护,张曙得以留校继续学习。

    在上海国立音专,张曙的音乐才能得到进一步提高。1930年5月26日,在国立音专举办的第一届学生音乐会上,张曙独唱了费式的《在地下室深处》。当时上海的《时事新报》报道了这次音乐会,文中说道:“独唱有常文彬、喻宜蒙萱两女士,张恩袭、满福民两君,或中或西,亦佳亦妙。”张恩袭即张曙,值得提及的,满福民即满谦子。

    1930年3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8月,张曙加入了田汉等领导的中国左翼剧团联盟。10月,张曙被捕入狱。1932年底,经田汉四处奔走,张曙得以保释出狱,参加了左翼剧联音乐小组。1933年2月,张曙与吕骥、任光、安娥等音乐家支持音乐家聂耳发起成立了中国新兴音乐研究会。这一年,张曙与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女生周畸恋爱结婚。1934年8月,周畸生下他们第一个女儿达真。

    根据黄吉士撰写的《张曙传》,张曙报考上海国立音乐院的时候,萧友梅即对张曙的歌唱才能非常推崇,认为他有一副天赋的歌喉,浑厚甜美,圆润清新,音域宽广,在声乐上很有发展前途。张曙健在时,主要以歌唱家著名,其嗓音之好广为人知。他牺牲后不久,范玫所写的《孩子们追悼张曙先生》一文中,专门写到了张曙独唱《茫茫的西伯利亚》的情景:“大家的眼睛都盯在他身上,一句话也不说的静听着。”寥寥几笔,写出了张曙作为歌唱家的巨大感染力。

    1935年,张曙为田汉词《公仇》作曲。这可能是张曙最早作曲的歌曲,作为田汉剧作《械斗》的插曲,《公仇》这首歌曲在当时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歌词如下:

    同胞们!快停止私斗,

    来雪我们中华民族的公仇。

    我们过去是张恨着李,孙恨着刘。

    昨天你打断了我的腿,

    今天我打破了你的头。

    我们在喝着得胜的酒,

    旁边却有人笑出了眼泪,

    笑我们是是可怜的蠢牛。

    他们正准备着屠刀要抽我们的筋,

    要剥我们的皮,要榨我们的油。

    近百年来,中国触尽了霉头,

    赔过无数的款,割去无数的地,

    受了无数的辱,含着无数的羞,

    我们快要失掉独立和自由!

    同胞们!快停止私斗,

    来雪我们中华民族的公仇。

    快停止一切的私斗,

    来雪我们中华民族的公仇!

    这首歌曲既是当时国难当头的真实写照,也是对中国国民劣根性的准确揭露,而其中所表达的“停止私斗雪公仇”的思想,确实是拯救当时国家于水火的一剂良方。

    全面抗战爆发之后,张曙创作了大量抗战题材的歌曲,其作曲家的成绩逐渐为人所知。诚如因伽《纪念张曙同志》一文所说:“抗战的各期他写作的歌曲可说是没有一个歌曲制作者能够赶得上的”。诸如《卢沟问答》《洪波曲》这些歌曲,均传诵一时,极大地鼓舞了当时人们的抗敌意志。《洪波曲》得到郭沫若的高度推崇,郭沫若甚至用《洪波曲》作为他的抗日战争回忆录的书名。

    广州、武汉沦陷之后,1938年12月16日,作为三厅成员的张曙随郭沫若的三厅到达桂林。在桂林,张曙一家住在文昌门内杉湖畔周舜卿家。周舜卿是李宗仁参谋长王泽民的太太,他们住的房子原是李宗仁的公馆。

    据魏华龄的文章,在桂林,张曙创作了两首歌曲,一是《我们要报仇》,这首歌是12月20日桂林反轰炸歌咏大会的合唱歌曲;另一首是《负伤战士歌》,这是张曙12月23日通宵写作完成的。

    12月24日早晨,张曙拿着《负伤战士歌》到桂林中学。桂林中学校园是桂林文庙和府学旧址,当时,第三厅临时办公驻地在文庙,抗敌演剧队队员住在府学。张曙先是到府学演剧队向队员们征求对《负伤战士歌》的意见,后又到文庙三厅商量工作,领取薪金。

    中午时分,张曙回到文昌门的家里与家人吃午饭。这时候,空袭警报响了。张曙从来没有躲空袭的习惯。恰好这时周舜卿来到张曙家,催他们赶紧离开。张曙的太太周畸只好带着两个女儿到文昌门外的岩洞躲空袭。张曙和大女儿达真留在家中。

    这一别竟成永诀。张曙父女正是在这次轰炸中遇难。这一天,是张曙抵达桂林的第八天。

    张曙父女最初葬在桂林南门外将军桥凉水井,郭沫若题写的墓碑。1956年,张曙父女墓址迁至普陀山北麓灵剑溪畔。

    1963年,郭沫若为张曙墓重写碑文,碑文为:

    音乐家张曙同志之墓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日寇轰炸桂林,张曙同志与其爱女达真(四岁)同时遇难,合葬于此。一九六三年十月七日郭沫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