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血拼到底
发布时间:2015-09-07 11:39 星期一|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全州县朝南乡(今石塘镇)潭山口村中至今仍保留着的一口水井,当年与日本鬼子打仗时,村民就是在这口水井中取水解渴。

8月26日,在全州县枧塘镇拍摄的屏山渡古街道,这条古街道见证了日本鬼子当年的烧杀掳掠。

1944年农历八月十一日中午,全州县朝南乡(今石塘镇)潭山口村村民就是在村口这个地方与日本鬼子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打得数十个鬼子狼狈而逃。


    全州是广西的北大门,1944年8月衡阳失陷后,日军从衡阳进攻广西,首当其冲的是全州,守全州的93军不战而逃,日军入侵后杀人、抢劫、奸淫,无恶不作。沦陷的全州,成为血雨腥风的人间地狱。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日军在全州共杀害平民20400人,烧毁房屋18200间,人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抗击侵略、救亡图存成为全州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各团体的共同意志。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全州人民同仇敌忾、义无反顾投身到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洪流之中。在越城岭山脉,被激怒的全州人民奋起抗击,涌现出许许多多自发零星的打击侵略者的斗争。他们用鸟铳土炮、扁担锄头等最原始的武器和工具,甚至赤手空拳,打击凶恶的日军,他们为保卫自己的家园、保护家乡父老乡亲,在御侮图存的抗战疆场,用他们血肉之躯和土枪土炮,奏响了反抗侵略者的气壮山河的英雄战歌。

    七十年过去了,在全州这块洒满抗战英烈热血的土地上,战争的硝烟早已远去。在举国庆祝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笔者采掘全州民众自发组织抗战的几个战例,以回首当年艰苦卓绝的抗战历史。

    攻不破的潭山口

    在全州沦陷期间,全州县潭山口村农民掌握有五六十支猎枪和六门土炮,全村人团结一致,面对日本鬼子的数次进犯,全体村民英勇顽强地抗击着日本鬼子的侵略,让日本鬼子胆战心惊、惨败而归。该村被称为攻不破的潭山口。

    潭山口,是位于朝南乡(今石塘镇)东面十二华里的一个小山村,村前是一片水田旱地和高矮不一的丘陵,丘陵上长着无数的树木,村后矗立着两座山岭,像两个巨人一样保护着村庄,山后有可供数百人耕种和吃喝的平原田及溪水,是天然的一个后方阵地。

    一九四四年农历八月初六的上午,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二十多个鬼子从西头村出发到各村打捞抢劫,早被持枪放哨的潭山口村村民发现了。于是村民们做好了打击的准备,当鬼子走近村边时,指挥作战的信号一发出,在山上和村旁的五六十支猎枪一齐射击,五六门土炮也一齐轰击,子弹像雨点一样落在敌人身旁,鬼子遭到突然的袭击,仓皇地还击了几枪,哇哇地叫了几声,甩掉抢劫到的财物、拉着受伤的士兵溜跑了。

    村民初次抗击鬼子就取得了胜利,提高了大家战胜鬼子的信心。村民估计,鬼子肯定还要来报复。于是全村的村民兴高采烈地修整枪支,准备投入更激烈的战斗。果然,在八月十一日的中午,鬼子集结了四五十人,扛着机枪前来报复,而且在远离村子约半里路的地方,就用机枪朝村子里“突突突,突突突”的扫射了。而早有准备的村民,沉着地架起土炮,有秩序地摆开战斗阵势,对准敌人阵地进行猛烈的射击“冲冲冲”的鸟枪铁砂打在鬼子脸上,鬼子变成了红脸麻子,埋伏在厕所边的土炮也“突、突轰”的打出去,打塌了大块的田基,沙土掩盖了敌人的机枪,机枪手慌忙甩掉弹药箱,拖着机枪就跑了。其余的鬼子兵顽抗了一阵,就节节败退了。最后四五十个鬼子都狼狈而逃,鬼子被吓得大骂道:“他妈的,蜜蜂炮大大的厉害。”战斗经过十多分钟就胜利结束了,附近村庄的老百姓都来庆贺、慰问。

    鬼子吃了两次败仗后,恼羞成怒,死不甘心,妄图再次出兵报复。八月廿八日早晨,天刚破晓,天上又下着濛濛的细雨,鬼子集结七八十人,配备了两门小钢炮,从塘卫村开来,在离村子两里的地方,敌人摆开阵势,开始用小钢炮向村里轰击了,接着各种武器一齐疯狂地进行射击,鬼子哇啦啦的向村子冲进来。而村民则利用有利地形,用猎枪土炮向敌人展开反击,阵阵铁弹击在敌人的阵地上,压制了敌人的火力,打乱了敌人的阵容,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阻止了鬼子的前进。激烈的战斗进行了二十多分钟,正当鬼子妄图反攻时,邻村的老百姓纷纷前来助战,鬼子遭到夹击,不敢恋战,丢下一具尸体以及军用物资,带领着八个伤兵撤退了。胜利的消息传了出去,给广大的人民极大的鼓舞,就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军队听了也深受感动。

    以后鬼子又进行了第四次、第五次报复,结果都遭到惨败,潭山口村屹然未动。

    8月26日,笔者来到潭山口这个当年英勇抗日的小山村,看到村东头是村里的“新区”,村民们已建起一座座二三层的楼房,村里古色古香的老房子保存完好,青石板路纵横交错,百余棵古树枝繁叶茂、生机盎然,一口古井中清泉缓缓流淌,滋养着山村的人们,这个曾英勇抗击日本鬼子的小山村焕发着勃勃生机。

    白泥塘自卫战

    白泥塘自然村位于朝南乡(今石塘镇)沛田村委大山上的盆地中,仅几户人家,日军侵占县境,许多难民逃难到此,难民自发组织起来自卫。

    一九四四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天气有些寒冷,白泥塘村十二位自卫队员,守卫着白泥塘。到半夜时刻,三十多个鬼子悄悄将村子团团围住,且愈围愈紧,逼近了村子,接近了哨兵。这时,一个哨兵碰上了两个鬼子,双方近距离展开了肉搏战斗。哨兵用刀刺伤了鬼子,而哨兵的手臂也受了伤,正在危急的时刻,哨兵拉开了手榴弹的保险,“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哨兵身边两个鬼子被炸飞了,哨兵也光荣地牺牲了。村外的鬼子听到爆炸声,便冲杀进来,而且强迫难民拿火把带路,又用电筒四处搜查目标,形势非常危险,十一个队员沉着地装上子弹,埋伏在矮楼上,在火光照耀下,鬼子的行动看得一清二楚,队员们像练习打靶一样,慢慢地瞄准敌人,一枪一个,连续打死了几个鬼子。鬼子不敢用火光搜索了,胡乱地还击了几枪,接着放火焚烧房屋,火焰愈燃愈猛,在火中,队员们看见鬼子就开枪,经过十多分钟的战斗,又杀伤了几个鬼子。但是,队员们埋伏的房屋被鬼子放火燃烧起来,不能继续隐蔽战斗了,他们便用手榴弹作掩护,齐心跳楼突围。冲出了重围后,利用地形地物,开展激烈的反击,鬼子被打死打伤二十多人后丢掉了军用品,狼狈地逃走了。

    天昇桥的伏击

    天昇桥村位于才湾镇山川越城岭山脉中,村后是高山,村前有一条小溪穿过全州县城去山川的要道流入山川河,小溪上架有亭桥。桥前大道左边是山川河,右边是起伏的小山,是打伏击的理想之地。

    一九四四年九月,全州县沦陷后,该村秦、唐、廖三姓村民为保护妻儿老幼,凑钱买枪,组织了一支二十余人的自卫队。十月,日军第一次侵占山川,自卫队利用有利地形,掩护乡亲们往大山转移,虽保住了大家的安全,但家里的财产被抢劫一空,乡亲们对日寇恨之入骨。一九四四年农历十月十二日早晨,寒风细雨,大霜弥漫,日本鬼子利用这种气候,偷进寨圩口,又来抢劫,群众得信后,纷纷向抗日自卫队报告,自卫队得到这个消息,全队掩护乡亲们往大山转移。待乡亲们转移后,队长率领十二名队员,在天昇桥附近小山上的树林深处埋伏着,决定给小鬼子一个教训。

    上午九时许,三百多个鬼子沿着大路走来,队员们居高临下,监视着鬼子们的行动,当鬼子的枪炮大队都过去后,六个骑着高头大马,佩戴着鲜明的徽章,腰间挂着短枪和指挥刀的日军军官,耀武扬威地走进伏击圈时,也许上次入侵抢劫没遇到抵抗,鬼子们没丝毫戒备,队员们两个瞄准一个鬼子军官,号令一响,步枪齐放,鬼子官纷纷落马,队伍乱作一团,发出一阵哀鸣,接着又一轮枪声,又有几个鬼子倒地。这时,日军大部队听到枪声,急速回头时,见到几个鬼子都已毙命,于是把小山包围起来,进行疯狂的轰击,枪炮声不绝,山上草木遭殃,而自卫队员们怀着胜利的喜悦,早已离山安全归队。鬼子围山搜查,一无所得,无可奈何地撤兵了。

    白手夺枪杀敌

    一九四四年九月,日军占领了全州,在永岁乡岗头村设立据点。岗头村位于越城岭下,北靠大山,在村一片平地之中,前后左右分别为立培、日霞、鸭叉铺、双桥等村,公路、铁路从村旁经过,交通十分方便。日寇以此为中心,到处抢劫,为其进攻桂林的部队筹备粮食。

    十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在一间舂米屋里,一个鬼子腰里插着手枪和刺刀,肩上背着步枪,手里抓着大竹鞭,像看管奴隶一样,强迫一个中午妇女筛米。那妇女是双桥村人,丈夫被鬼子杀害,满怀深仇大恨的她,望着鬼子,怒目而瞪,一举一动都使得鬼子胆战心惊,鬼子怒吼了,用鞭子抽打那妇女,那妇女更加愤恨起来,一步向前,抓着鬼子手上的皮鞭奋力争夺。正在这紧张时刻,被鬼子抓去挖红薯的蒋荣绍等二人,在地里已受尽了鬼子的侮辱,现在回到村里,看见这般情景,怒火更高了,他们两人对看了一眼之后,其中一人纵身而出抱住了鬼子,另一人拿起鬼子放在墙边的枪刀,一刀将鬼子杀死了。正当三人准备逃出去时,又见两个鬼子背着刀枪,向舂米屋走来,三人在惊怒之下,异口同声说:“一不做,二不休,连这两个一起干掉吧。”于是,三人躲在舂米屋门边,一人拿刀一人拿枪,那妇女拿着一条扁担,鬼子一进屋,三人朝着鬼子猛打,距离一丈路左右,趁敌人还未发觉他们时,蒋荣绍等二人就一齐奋勇直冲上去,两个鬼子分别倒在地上,他们将鬼子打死,共夺得长短枪四支、刺刀三把,子弹一百多发,而后三人顺利地逃离了虎穴。

    大庾岭之战

    大庾岭,在全州县城东南十多华里的原城郊乡邓家埠村附近,三面的山岭构成半月形,在山脚下居住着数十廖姓人家,村前横贯着灌江,一条弯曲的马路穿过,这就是当时的全灌公路。

    在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鬼子五百多人马,由灌阳县文市镇开往全州县,鬼子队伍行军至黄昏时,宿营于大廋岭。民众自卫队获知消息后,在当晚趁月亮出来的二更时刻,聚集三百多人,赶到大廋岭,分二路埋伏在山头上,集中轰击鬼子的营房,鬼子在梦中惊醒后,也不知民众自卫队到底有多少人,又处于劣势地位,因而都藏匿在屋中,不敢还击。围攻到第二天早上天亮后,鬼子才慌乱地还击了几枪,后以机枪作掩护,仓皇地渡过灌江,准备向全州县城逃窜。民众自卫队发现敌人的动向后,便下令冲锋追击,使得鬼子不敢按原计划撤退,而由邓家埠村往石塘方向败退了。民众自卫队见鬼子败退很远,于是停止了追击,这次战斗,共打死打伤二十多个鬼子,其中军官一人,并缴获大量军用物资。

    屠刀歼敌

    一九四五年四月初的一天晚上,细雨纷纷,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桂北早春的气候还显得相当寒冷。十六个驻扎在离绍水镇约八里路远的陈家庙里的日本鬼子,他们白天到处打捞抢劫,到了傍晚,吃了晚饭不久,就把大门紧闭,把棉被蒙头盖着,好像死猪一样睡成十六堆。陈家庙附近的村民,对这些强盗鬼子早已痛恨入骨,时时都在找机会消灭他们。在这天晚上,由于气候寒冷,鬼子睡得更早,村民们得知这情况后,就在深更半夜组织了几个机智勇敢的村民去杀鬼子。八个农民手拿屠刀、木棒和马刀,悄悄地摸到鬼子居住的房屋旁,两个持木棒的农民在大门口的左右把守着,担任巡视敌人行动及联络工作,其余六人则撬墙洞入内杀敌,到鸡鸣时刻,只听见一阵砍肉的刀声。不一会,六个农民打开大门走了出来,告诉在大门把风的两个村民说:“十六个鬼子的头都掉地上了。”而后八个农民扛起十六支枪及其他军用物资,怀着复仇后的喜悦回家去了。

    锄头夺机枪

    一九四五年四月的一天中午,天气闷热,在绍水镇汪家水井边,一个鬼子放下机枪在树下乘凉。这时,村民汪连生等二人从田里干完农活回家,路过此处,觉得时机很好,于是悄悄走近鬼子身边,两人顺手猛力甩下肩上的锄头,打在鬼子的头上,鬼子毫无反抗地哀鸣一声,倒了下去,接连又是两锄,鬼子便归西天去了。他们两人扛起机枪和锄头,带着胜利的欢笑,跑到山里去了。后来十多个鬼子赶来,搜遍了附近的山林,都没找到他俩踪影,只得收殓残尸回去报告。

    屏山的战斗

    一九四五年农历四月底,鬼子在才湾金堂村吃了败仗,第二天黎明,集合三百多人马,带着各种重武器,准备去金堂村报复。鬼子走到屏山渡口,企图通过湘江,越过山岭,绕过南一村再到金堂。这时,被守卫屏山的民众自卫队发现了,于是,自卫队员埋伏在湘江南岸的石岭上、山腰间和辅墙边,待鬼子爬到半山腰时,一排排的步枪对准鬼子猛烈射击,连续射击数轮,杀伤了鬼子数人,鬼子仓皇地用机枪还击。战斗展开了,数百枪炮的声音震动了几十里的村庄,激烈的战斗持续到下午六时,民众自卫队打死打伤鬼子二十多人,打死敌骑十二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