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神勇“桂军”:百战沙场碎铁衣
发布时间:2015-09-02 11:13 星期三|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李宗仁的马上英姿 (张苑翻拍)

李宗仁  (张苑 翻拍)

抗战时期的白崇禧 (张苑 翻拍)

阚维雍将军遗像  (资料图片)

陈济桓将军遗像  (资料图片)

革命烈士秦霖  (张苑 翻拍)

革命烈士周元  (张苑 翻拍)

革命烈士钟毅  (张苑 翻拍)

位于桂林七星公园内的三将军殉职纪念塔  □记者张苑 摄


    □本报记者张苑

    前言:抗日战争年代,曾有一支神勇善战的队伍。面对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他们誓死抗战、驰骋沙场,他们的丰功伟绩被世人代代传颂。他们,就是被誉为“桂军”的广西子弟兵。

    来自凤凰网的报道——— 据国民政府1945年统计,在八年抗战期间,广西征募士兵及劳工450万,占全省1200万人口当中的近40%,是全国之最,而广西抗日出兵100万,人数排第二,按人口比例排第一。抗战时期盟军中国战区参谋长美国将军史迪威说过:“广西士兵是世界上最好的士兵。”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广西和广西人不仅在省内英勇抗击日军入侵,而且广西人还在省外乃至国外英勇抗击日军入侵。广西和广西人的英勇抗战,为取得抗日战争伟大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和巨大牺牲——— 以李宗仁、白崇禧为代表的“桂系钢军”、在桂林保卫战中以身殉国的三位将军,还有周元、秦霖、钟毅等战死在异地抗日疆场的桂林人。他们,用刚毅顽强抗击侵略者,谱写了一曲曲英勇战歌。

    今天,我们铭记历史,缅怀先烈。这是我们各族人民共同的记忆,也是我们奋力前行的不竭精神动力。

    桂系“钢军”:筑起中华民族新长城

    提起“桂系军队”,这个“响当当”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这支在广西起家并发展壮大的军队,曾被誉为战无不胜的“钢军”。在抗日战争中,以李宗仁、白崇禧两位桂林人为代表的新桂系军更是成为了抗日先锋。他们用血肉身躯与全国人民一起共同抗击外侵。

    李宗仁:“宁愿全国化为焦土,亦不屈服之决心”

    “本宁愿全国化为焦土,亦不屈服之决心,用大刀阔斧来答复侵略者,表现中华民族自存自立之伟大能力与精神,然后中国始有生存可能。”

    ——— 这句豪言壮语出自著名爱国人士李宗仁之口。

    在桂林文明路16号,坐落着一幢中西结合的别墅式建筑。这个曾被誉为“桂林总统府”的地方就是李宗仁官邸。近日,记者走进李宗仁官邸。

    “青春戎马,晚节黄花”——— 在李宗仁官邸门前的纪念石碑上,记录着这位爱国将领的传奇故事:

    作为国民党桂系首领的李宗仁是桂林临桂人。他早年参加护国战争、护法运动。1924年11月被孙中山先生特任为“广西全省绥靖处督办”。1925年7月,李宗仁联合黄绍竑、白崇禧统一广西,归附广东革命政府,加入国民革命阵营。

    抗战前几年,李宗仁提出“建设广西,复兴中国”的口号,推行“三自三寓”政策,大办民团,武化广西,把抗日救国、御侮救亡的政治动员、军事动员、军事训练、技能培养、物质生产等抗战必备条件的准备贯穿基层工作的各个方面,为抗日战争输送具有强烈爱国精神、训练有素的兵员,并在广西本土的抗战中发挥作用。

    抗战爆发,李宗仁将广西的兵工厂、航空学校、飞机五六十架等上交中央,并迅速组织了48个团共4个军20万人奔赴抗日前线。

    八年抗战,李宗仁就在前线坚持8年,这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是不多见的。期间,他指挥了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战,在武汉会战、长沙会战、随枣会战等大战中皆为主要指挥官。

    1938年的台儿庄大战是抗战中中国正面战场的首捷,让世界记住了抗日将领李宗仁的英名,台儿庄大战是李宗仁历史最光彩夺目的一页。

    武汉失陷后,李宗仁率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驻扎老河口,指挥武汉、长沙、随枣、枣宜等重大战役,开展大别山游击战,保卫鄂北豫西的大片国土,对陪都重庆起到阻隔日军陆地进攻的屏障作用。

    白崇禧:“为将者,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与李宗仁同为桂系军队重要人物的白崇禧,在抗日战争中也曾战功彪炳。白崇禧与李宗仁一起被世人尊称为“李白”。北伐首任国民革命军副参谋总长、前敌总指挥等要职,被称为中国历史上从南方打到山海关第一人。

    据有关史料记载,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白崇禧与李宗仁、黄旭初未雨绸缪,一道率全体广西军民苦干、硬干、实干;划时代首创“三自三寓”政策、以政治军事文化教育四位一体训政百姓、以建设广西复兴中国为己任、为迎接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积蓄重要力量。至1937年,三民主义在广西已基本实现,有中国斯巴达、中国模范省、中国生命线之美誉。

    卢沟桥事件爆发后,白崇禧阐述这是我国最后的忍让,不能再退。8月4日,白崇禧飞至南京,共赴国难,辅助蒋介石抗战,蒋与桂系李白之间多年来的争斗也在民族大义面前握手言和。行程上的暴雨与凶险,预示着抗战将充满曲折艰难。白崇禧到南京后,日本报刊媒体便登到“战神白崇禧莅临南京、中日大战不可避免”。之后,白崇禧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副总参谋长兼军训部部长。自此,白崇禧开始了忙碌的抗战工作。

    在整个抗战的系统运作中,白崇禧上至国家军政战略、中至战场决策、下至战力保障、外至盟友支援、内至党派统战等等全方面为保家卫国不辞劳苦,身负抗战救国与抗战建国双层重任。就整个抗战的系统运作中,白崇禧以过人的睿智和毅力运转中枢,承载着我国抗战的决策系统、指挥系统、执行系统。

    民族圣战,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不分党派与宗教,皆守土有责。因我弱敌强,为战胜敌人,白崇禧在淞沪、徐州、武汉、长沙、桂南等会战中皆不顾生命危险,每次都亲临一线,用他的话说“为将者,要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如今,坐落于桂林临桂区会仙镇山尾村的白崇禧故居已成为临桂区的文物保护单位,那里经常迎来各方的访客,大家用自己的方式缅怀这位爱国将领。

    悲壮“桂籍”将领:用生命捍卫桂林城

    在桂林七星公园普陀山的怀抱里,静静地躺着几座并不起眼的墓冢——— 它们分别是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三位将军以及八百壮士墓。那满载历史沧桑的石碑上,镌刻着抗日战争中发生在桂林的那一段喋血壮史———

    1944年11月上旬,日军大规模进犯桂林,国民党第四战区组织桂林保卫战。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日军连续不断向我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中国守军顽强抗击,双方拼死争夺。在强攻伤亡巨大的情况下,日军使用了大量的毒气、窒息性煤气和火焰喷射器攻击桂林各处守军阵地,守军大量将士中毒死伤。

    11月8日,七星山普陀峰失守,部分守军及伤员800多人撤入七星岩中继续抵抗。日军无法攻入洞内,便向洞内施放毒气,继以火攻,守军官兵除少数人由后洞突围脱身外,其余全部壮烈殉国。后日军大量增援,中国守军伤亡惨重,终因寡不敌众,桂林城中据点大部分丢失。面对危急的战局,阚维雍、陈济桓、吕旃蒙等守城将领与敌人殊死搏斗,壮烈殉国。

    其中作为广西人的阚维雍、陈济桓两位将军更立下了与桂林共存亡的豪情誓言。

    阚维雍:“断头不作降将军!”

    在那场惨烈的战斗中,广西柳州人阚维雍时任陆军第31军131师师长。他不畏枪林弹雨,日夜指挥战斗,与敌人浴血苦战。面对不可逆转的战局,桂林城防司令部司令请求弃城突围,但阚维雍慷慨陈词,一再誓言坚守,并留下绝命诗:“千万头颅共一心,岂忍苟全惜此身;人死留名豹留皮,断头不作降将军!”之后,他在铁封山师部举枪自杀,壮烈殉国,实现了他战前与桂林共存亡的誓言,时年44周岁。

    陈济桓:“生为桂林守军,死作桂林雄魂!”

    突围中,城防司令部中将参谋长陈济桓同样用行动诠释了“英风亮节”的真正含意。

    出生于广西岑溪县的陈济桓,1944年日军攻占桂林前夕主动请缨参战。在此之前,他曾因参加军事演习坠马受伤,但怀一颗报国之心的他义无反顾投入到桂林保卫战中。陈济桓在临战前曾即兴作诗:“生为桂林守军,死作桂林雄魂。”

    1944年11月9日晚,陈济桓部署官兵向西突围,到达侯山坳附近时,他受重伤倒地。为了不拖累突围的将士,他举枪自尽,壮烈殉国。时年51周岁。

    异地疆场壮烈殉国 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桂林英雄”

    2014年9月1日,民政部公布首批300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其中有几名与桂林相关。他们是秦霖、周元、钟毅等,他们英勇牺牲在异地的抗日战场上,他们永远是桂林人心中的英雄。

    陆军中将秦霖:血洒淞沪战场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桂系军队出省抗战。桂林人秦霖被授予21集团军第171师5ll旅少将旅长,奉命出征。

    当年10月20日,秦霖率部到达南翔前线,参加淞沪会战。根据《秦故旅长霖生平事迹及殉职概略》一书记述:10月23日凌晨,日军向阵地发起进攻,飞机大炮密集射击,阵地弹如雨下,部队伤亡严重。激战至午后一时,日军坦克迫近旅指挥部,空袭炮击异常猛烈,与各团联系电话均被炸毁,顿失联络,危急万分。秦霖誓与阵地共存亡,坚守不退,率所部官兵一同涉水渡河到桥头火线,用望远镜观察敌情,指挥战斗。部下请求他退避,他力拒并说军人保家卫国,临难怎能苟且退让。不料被一发炮弹击中,身负重伤,仍大呼“杀!杀!杀!”不幸再遭炮弹击中,血肉横飞,粉身碎骨,壮烈殉国。

    秦霖殉国后,国民政府追授他为陆军中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2年追认其为革命烈士。秦霖阵亡场面极为惨烈,连尸首都未找到。1941年,当时的桂林市政府在黑山苗圃为他修了纪念碑,因为他的祖坟就在那里。

    陆军少将周元:在徐州会战中永生

    周元籍贯为广西宁明县,1927年与桂林女子刘桂云结婚,定居在今八桂大厦附近。牺牲时,周元任桂系第173师少将副师长。1938年2月,周元接上级电令,率一个团2400人扼守皖北要塞蒙城,阻击蚌埠方向西进之敌,以掩护50万国军主力部队从徐州突围。

    5月8日凌晨,日军用各种火炮向蒙城内外守军阵地猛烈轰击。上午10时许,敌大队步兵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向东门及南门各阵地疯狂进攻。由于将士们顽强抵抗,敌人进攻均被击退。战至下午6时,守城部队剩下不足两个排,被迫撤入城内。

    9日拂晓,日军用各种火炮向城头及城内猛攻。当时周元部队清点人数仅有200人。周元带领200勇士挺着刺刀,又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敌人退后,周元身边只剩百余人。周元遂命令团长凌云上率领100人向北突围,他则亲自率领小队人马断后阻敌。突围的队伍走出不远,大队日军来袭。时年41岁的周元奋勇抗敌,身中数弹,与所率小队战士全部壮烈殉国。

    周元牺牲后,蒙城人民将他安葬在蒙城城郊古代哲人庄周祠东侧的松柏树下。1938年,为了让桂林人民永远缅怀这位英雄女婿,当时的桂林市政府有关部门特在市南郊瓦窑(今棉纺厂内)建起“周元将军殉国纪念塔”。

    陆军中将钟毅: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

    抗战期间,桂林人钟毅曾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4军173师中将师长。在抗日战场上,他奉命转战豫鄂皖三省。1939年冬,在随枣战役(湖北随县(今随州)、枣阳地区)中,钟毅率部击败日军滕田师团,因战功卓著多次荣获嘉奖。

    1940年5月,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指挥下,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第二次随枣会战,钟毅将军率部扰袭敌人交通,屡挫敌锋。后来,由于与日军主力相遇,被敌包围,我军伤亡惨重。据资料记载,当时钟毅将军身边只剩下一个卫士排时,他仍率领卫士与日军厮杀了近两个时辰,最后弹尽粮绝,官兵伤亡殆尽。钟毅右胸也负了重伤。为了不被日军俘虏,在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殉国,终年41岁。

    据说,当地的一位保长发现钟毅遗体后,立即浅埋在芦苇荡里,并设法通报重庆有关方面。李宗仁知情后,遂派人进入敌占区,秘密将将军遗体运回了重庆,白崇禧及各级要员都到北碚进行祭奠。中共中央和八路军及延安各界代表1000余人还在延安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其后,钟毅将军的灵柩被护送回桂林,安葬在桂林尧山脚下。当时曾为钟毅将军公祭三天。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