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滔滔漓水 见证“倾城之伤”
发布时间:2015-09-01 11:07 星期二|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展示的日军轰炸下的桂林居民。(记者秦紫霞翻拍)

日军轰炸桂林的飞机。(记者秦紫霞翻拍)

雁山镇五塘村西大吉岩坡,被日军熏死208人。后人立字铭记。


    前言:山水吐纳开灵镜,漓江两岸安忠魂。桂林山水甲天下,向来是古今中外游人所向往和迷恋的地方。然而,明山秀水的桂林也是中国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中国大陆仅剩的几座未被日军占领的后方城市之一,更是南部地区的军事重镇和通往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如此重要的战略要地,自然成了日军的“必争之地”。看着如今桂林这山水画一般的美景,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70年前那场几乎毁灭桂林的侵略战争。山石有灵,草木有情,千万石崖镌刻了抗日战争中发生在桂林的那喋血壮史;滔滔漓江水,见证了桂林人民在绝境中浴火重生,从苦难到辉煌的曲折道路。

    “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如同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那样,岁月悠悠,滔滔的漓江水不会忘记,在那场战争中,日本侵略者给桂林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抚今追昔,鉴往知来,在抗战胜利70周年来临之际,我们翻开那一段惨痛的历史,共同祈愿,战争远离人类,和平永驻人间。

    一片焦土一座城

    独秀峰前凭栏杆,知否日机下机蛋?

    一城木屋成灰烬,漓江烟雨犹呜咽。

    ———1938年12月29日日机轰炸桂林后,画家赖少其写下《忆桂林大火》一诗。

    日本对桂林的第一波轰炸,是从1938年底开始的。随着中日战争局势的变化,桂林这座边陲古城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了抗战时期西南地区重要后方城市之一,也成为了日军飞机轰炸的目标。为了控制、破坏桂林,从1938年底开始,日军每天出动飞机轰炸桂林,少则十几架次,多的达到了50多架次。老人小孩几乎整天都要躲在山洞里。仅1938年12月29日一天,来犯桂林及附近地区的敌机就达到18架次之多,投弹100多枚,毁坏房屋上千栋,无家可归的难民达万余人。

    “当时日机轰炸的主要目的是破坏桂林的城市和交通枢纽,桂林市区繁华的街道在野蛮轰炸下,几乎变成了一片废墟。”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该馆资料显示,从1938年底到1939年2月的短短三个月时间里,就有198架次敌机对桂林实施轰炸,炸死炸伤近400人。

    许多上了年纪的桂林老人都经历过那场大轰炸下的浩劫。现年92岁的王玉芳老人回想起飞机轰炸时的情景,仍心有余悸:“当时我们家就住在通泉巷。1938年,桂林被日本侵略军狂轰滥炸、烧杀抢掠。有一天中午,我们突然就遭到了袭击,日本鬼子明知道下面有许多老百姓,还是投下了炸弹。炸弹击中人群。几秒钟内,人群中许多人被炸死炸伤,还有许多小孩子哭爹叫娘,场面很惨!“他们不仅丢炸弹,还丢燃烧弹,一落地就起火,几条街几条街地烧,火就像长了脚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抗日战争时,家住王城附近的邓国强告诉记者,他家的房子就是在那时候被炸平的,父亲挨着墙角搭了块布,就算临时的家了。

    据重庆《新华日报》记载:“1938年12月29日,日本飞机18架于下午2时8分窜入市空,投下燃烧弹、爆炸弹上百枚,由于此时大风,迅速引起火灾,东西南北共有火头约30个,乐群路、桂南路、桂西路、中北路等处火势最烈,城南的文昌街、桂南路一带,入晚仍红光满天,至当晚10时止,焚毁房屋1500栋以上,无家可归者达万余人,灾情奇重。”

    “在抗战八年中,日本侵略者给桂林人民带来最大的灾难,是用飞机对这座城市进行狂轰滥炸,投掷了大量的炸弹和燃烧弹,使这座城市的房屋建筑和人民的生命财产、文物古迹受到严重的损失和破坏。”抗日战争的亲历者,今年96岁的魏华龄老人告诉记者。

    1944年10月下旬,日军飞机又多次来犯桂林,桂林再次遭受日机第二阶段的大轰炸。日军飞机所到之处,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硝烟弥漫了整个桂林城。当时桂林的一些主要建筑如广西日报社、市政府、环湖饭店等多处高楼被烧光。1944年11月,日军攻占后的桂林已经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断壁残垣,一片废墟,其破坏程度比南京更甚。就连驻桂美国新闻处发布的言论都称:桂林所遭受破坏比中国任何城市都要严重。

    一座座房屋在轰炸中倒塌,一条条街道在轰炸中被烧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轰炸中转瞬即逝……根据《桂林市志》(1997)记载:从1937年10月到1944年8月,日机入侵桂林1218架次,投弹1710枚。抗战前桂林的房屋52557间,经过日机轰炸、日军入城炸毁和撤退时纵火焚烧,只剩下487间,99%以上被毁。

    “一片焦土”成了桂林城当时的真实写照。

    日寇铁蹄下的呻吟

    半壁山河陷日兵,花岩惨祸鬼神惊。

    岩前难禁酸心泪,洞内如闻救命声。

    白骨成堆难耻恨,血仇何处诉冤情。

    后人留作千秋鉴,不振中华愤不平!

    ——— 永福诗人梁景明《花岩凭吊》

    1944年秋,日军为进攻桂林,出动了飞机大炮坦克,以优势兵力沿湘桂路发动攻势,于9月7日攻陷零陵、东安,到10月底,日军从东、南、西南和北面包围桂林,经过10天激战,桂林守军寡不敌众,于11月10日失守。自1944年11月10日至1945年7月28日光复期间,桂林沦陷共259天,日军烧杀、奸淫、掳掠,惨绝人寰,铁蹄践踏下,桂林在受难,平民百姓遭受大屠杀。

    大逃亡,天涯何处是我家?

    “日军攻占桂林后,划分了军事区和非军事区,军事区禁止市民进入,非军事区日本鬼子为非作歹。”今年88岁的尹培德老人告诉记者,日军攻陷桂林后,烧杀抢夺肆意横行,桂林成为了一个大兵营,人民无处安身,纷纷选择了疏散逃亡。

    当年还是桂林师范学院学生的植恒钦,是紧急疏散的最后一天(9月14日)爬车离开桂林的,他在《难忘的一九四四》一文中写下他疏散的经历:我从人缝中挤进站台,刚好有一列车厢停在那里,人们都从车窗爬进去,车内人挤人,行李架也有人,可说是没有松动的余地。小孩被挤哭,老人被挤喘着气,停在轨道上所有的车厢都挤满了人,车顶上也坐满了人,车下也架起床板躺着人。人坐在车内,呆了一天一夜,火车丝毫不动。车站那边传来消息说,车站没有煤了,只能烧枕木了,但无论如何困难,也要把列车开出去,这是即将陷落的桂林开出的最后一趟列车了。列车在轨道上缓缓行驶,天黑很久了才到达波寨,车停下来了,传来消息说,枕木烧光了,要等运来枕木才能开行。在墨黑的夜里,人们呼噜呼噜地睡着。下半夜,火车开动了,突然间,车厢下有位妇女哭叫起来:“我的儿子不见啦,跌落铁轨啦,我的儿呀,在哪里呀?”她爬上站台一边哭叫,一边往回找,在漆黑的夜里她能找到儿子吗?……

    “铁路边、铁轨旁、乡村小岛上,都是成群结队的人,老老少少,哭哭啼啼。哪里的人都有,不时出现饿死的、被鬼子打死的尸体。大家也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看不看得到明天的太阳。”百岁老人谭长凤告诉记者,她就是从湖南逃难到桂林的,经历过逃亡的她总是感叹,和平年代真好。据《桂林市志》1977年记载,抗战期间,大批难民拥入,桂林市区人口激增,市区人口数高达50多万,1944年11月10日至1945年7月27日,日军侵占桂林市,沦陷期间,城区人口最多时不过两三千人,光复时,时任市长的苏新民巡视全城,只见居民10多户。

    岩洞内 皑皑白骨的控诉

    “日本鬼在桂林干的事就八个字:杀人放火,奸淫掳掠。”1923年生,抗战时在广西电政管理局桂林长途台任话务员的阳凤鸣说起日军对桂林的侵略,字斟句酌。

    据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资料显示,日军入侵桂林后,大肆破坏侵略,当其撤退之时,破坏尤甚。

    日寇的疯狂进攻和肆意掠夺,把美丽的桂林城,几乎变成了人间炼狱和杀人的屠场。据《广西年鉴》第三回录中记载:日军在占领桂林期间,杀害城乡平民69684人,其中临桂5697人。近日,记者来到了七星岩、叠彩山的仙鹤洞,幽幽岩洞透着阵阵凉意,仿佛诉说着那些血迹斑斑的往事:

    1944年11月上旬,在日军的围攻下,负责防守漓江以东一线的391团经过几天的激战,伤员越来越多,全部集中在七星岩内,加上野战第二医院伤病员、卫生队、后勤人员在内共800余人,多为非战斗伤员。11月9日,日军除用火力封锁外,还向岩内施放毒气,除团长覃泽文带领警卫员10余人于10日凌晨由后岩冲出逃生外,其余全部致死。1945年桂林光复后,经市政府工程队派员清理,共检出尸骨824具,碑铭“八百壮士墓”。

    1944年10月28日,侵桂日军先行占领了市郊的柘木一带。当晚,柘木对岸的王家村及其附近农民400余人,为了不遭日军的杀害,纷纷躲入村东的岳山黄泥岩内,日军用衣服包裹毒气加火熏烧,结果使岩内避难村民130余人全部惨遭熏死,当时进入岩内的村民大部分是妇女、小孩。家破人亡者,占全村大多数,景况极惨。由于黄泥岩内白骨累累,1962年,当地老百姓特将黄泥岩改名为“白骨洞”。

    距桂林10公里的南郊马埠江村,1944年11月11日,日军使用可燃物及辣椒等在洞口烧熏了整整7天7夜,在燕岩里111人全部死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经历过那场灾难性战争的老人们,一字一句对日军的行为做着血泪控诉:“鬼子借口说发‘良民证’,其实就是要抓壮丁去给他们干活,干不动了就吊起来打,打死了再抓新的。”86岁的赵旭光是灵川定江人,他告诉记者,鬼子无恶不作,小时候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就是被日寇凌辱后自杀的。“我亲眼见过一个四岁的小孩趴在妈妈的身上哭着喊妈妈,可她的妈妈早就被鬼子的尖刀刺死了。”92岁的王玉芳说,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躲避日本鬼子的遭遇,一直到现在还会做噩梦。根据八路军桂林办事处纪念馆资料显示,新中国成立后,桂林在城市建设中陆续挖出50多枚未曾爆炸的日军空投炸弹和毒气弹,其中一枚还标有昭和十三年字样。

    慰安妇:希望有生之年讨回公道

    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小古告屯,曾经在“马岭沙子岭慰安所”遭受非人待遇的慰安妇韦绍兰,在血泪的控诉中慢慢老去……

    马岭镇德安村沙子岭屯,一个被当地人称为“五空头”的房子,就是目前广西唯一可以确认的慰安所旧址。据《荔浦文史》第八辑《马岭的慰安所》一文记载,1944年冬日军侵入荔浦后,在公路沿线乡村都派有驻军,负责组织运送物资和维护通讯。1945年春,驻扎在马岭镇的侵华日军占用当地一处居民家,成立“慰安所”。

    已经头发花白,身材瘦削的韦绍兰提及当年却仍然能清晰地讲述:1944年冬,韦绍兰与其他女子被抓到荔浦马岭镇据点充当性奴隶,在一间泥土砖房内度过了三个多月噩梦般的生活。和韦绍兰一起被关押的有五六名当地妇女,每天都有日军进房来,逼她们就范。有时,还用汽车将她们拉到其他日军驻地,供日军蹂躏。“日本鬼子十分狠毒,不分白天黑夜地糟蹋人。”

    目前,老人在亲属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关怀下,过着相对安稳的晚年生活。然而,她心中那份撕心裂肺的屈辱却始终难以抚平。韦绍兰称,她有生之年最大、也是最后的心愿就是希望向日本讨回公道。

    关于慰安妇,能够找到的史料并不多,据国民党当局在1946年的调查报告,对日军在桂林的暴行有这样的记载:“从四面八方召集的女工,都被恐吓带到丽泽门外,去满足如禽兽般的军队,供他们淫乐。”这是目前能够找到关于日军在桂林强征当地妇女做慰安妇的最具体描述。而马岭“慰安所”是目前广西唯一可以确认的慰安所旧址。据了解,荔浦县正进行全面详尽的调查记录,予以修复和保护,将其建成警示后人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日军轰炸的中正大桥(记者秦紫霞翻拍)

    为躲避轰炸,桂林市民进行了大迁移。(记者秦紫霞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