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魂归桂林的抗战烈士钟毅将军
发布时间:2015-08-16 10:35 星期日|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钟毅将军准备出征

3.jpg

美国作家史沫特莱为钟毅拍摄的照片

钟毅用过的马鞍

一七三师司号员用的军号

钟毅部队打胜仗后缴获的战利品——迫击炮弹

扶绥县新宁镇长沙村,忠烈祠大门格外引人注目


    □本报记者张弘 通讯员陈宪忠 实习生唐云娜

    钟毅,国民革命军陆军第84军173师中将师长,抗战期间,他奉命转战豫鄂皖三省。1939年冬,在随枣战役中,钟毅率部击败日军滕田师团,因战功卓著多次荣获嘉奖。

    1940年5月,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指挥下,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第二次随枣会战,钟毅将军率部扰袭敌人交通,屡挫敌锋。后来,由于与日军主力相遇,被敌包围,我军伤亡惨重。据资料记载,当时钟毅将军身边只剩下一个卫士排时,他仍率领卫士与日军厮杀了近两个时辰,最后弹尽粮绝,官兵伤亡殆尽。钟毅右胸也负了重伤。为了不被日军俘虏,在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殉国,终年39岁。

    当年8月,钟毅将军的灵柩被护送回桂林,安葬在桂林尧山脚下。

    钟毅(1901—1940),字天任,1901年9月24日生于广西扶绥县长沙村。中国国民革命军中将。钟毅自幼好学,能文能武,矢志报国,曾参加北伐战争。1933年,李宗仁派钟毅任梧州第四高中上校军训大队长,随后又调任广西大学军训主任。

    1934年,钟毅考入国民党陆军大学特二期深造学习。他刻苦学习各种军事学术理论,研究现代作战的战略战术,力求精深,从不自满。1936年12月12日,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发生,钟毅积极拥护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团结抗日。钟毅从陆军大学毕业后不久,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发动了全面进攻,全国军民在国共两党统一战线的旗帜下奋起抗战,钟毅请缨上阵杀敌,以雪国耻。

    1937年中国人民全面抗战开始。正好这时广西抗日军队扩编,成立第31军,钟毅被任命为第31军第138师第414旅少将旅长,11月率军北上抗日,防守津浦路段。后曾奉命转战豫鄂皖三省,迭建功勋。他的部队有着“政治文化水准高,能打胜仗”的声誉。1938年春,固守明光、凤阳的第31军遭日寇袭击,414旅首当其冲,激战数日,因装备悬殊,无法抵御敌人优势火力,奉命转进淮河沿岸。在撤退中,钟毅目击沿途民众四散逃难,感慨万千,即赋诗两首以明志:“半夜班师天地昏,中原到处哭声闻;料应卷土重来日,一战唤回故国魂。”“四海纷传撤退忙,虾夷横海渡长江;临淮江上思歼敌,剑气升腾月满窗。”

    1938年夏,台儿庄战役胜利结束,武汉保卫战开始,钟毅奉命转进鄂东,担任阻击日军的作战任务。由于他指挥有方及全体官兵的拼死作战,阻滞了日军的推进,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作战任务。钟毅以战功晋升为第173师中将师长。武汉会战以后,第173师奉令退守鄂北襄樊地区,受第五战区节制,保卫第五战区司令部驻地老河口。

    1939年夏,日军发动扫荡鄂北的战役,派出重兵在飞机、大炮的支援下,沿随县、枣阳向前推进。钟毅率领第173师,奉命固守湖北省唐县镇、尚书店一线。1939年5月,在随枣(湖北随州、枣阳地区)战役中,钟毅身先士卒,亲临前线指挥。官兵见师长这样奋勇,勇气倍增,宁死不退,屡挫敌锋,迫使敌军退回武汉。战役结束,钟毅因战功荣获陆、海、空甲等奖状。

    美国进步作家、记者史沫特莱在《抗战时代》中这样描述钟毅:“自从抗战开始,他始终站在最危险的前线。他佩戴着最荣誉的勋章,可是他很谦逊。”青年们都情愿围绕他,就像围绕着自家老大哥。1939年12月,中国军队开展冬季攻势,出击进攻日军据点,钟毅将军指挥第173师英勇作战,接连扫除日军在安陆、钟祥的据点,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任务完成后,回师环潭,途经平林店。传闻平林店是汉武中兴之地,钟毅即登观览,不胜感慨,希望早日荡平日寇,还我河山,以“平林怀古”为题,赋诗如下:“汉家火德未全衰,崛起平林旷代才;观斗山前将星合,朝王庙上霸图开。千秋帝业留陈迹,万里风云动壮怀;满眼乾坤纷扰日,登临我亦戎衣来。”

    1940年4月间,日军为报第一次随枣战役惨败之仇,再次进犯鄂北第五战区防线,集中六七个师团兵力,配备大量装甲车、大炮,并以空军配合,妄图打击第五战区抗日武装力量。

    1940年5月,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将军指挥下,中国军队与日军展开第二次随枣会战,当时由第十一集团军黄琪翔指挥的第84军所辖173师(师长钟毅)、174师(师长张光玮)和189师(师长凌压西),固守随县、枣阳正面,由于敌我悬殊,张、凌两师奉命向豫南撤退,173师负责掩护,钟毅指挥将士与敌周旋,抄袭敌军交通,艰苦奋战,屡挫敌锋。5月2日起,日军在飞机、大炮及装甲车的掩护下,发起集团冲锋。钟毅将军指挥将士浴血奋战,打得敌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5月5日,日军联合兵种的精锐部队突破第173师左邻部队的防线,企图迂回包抄我主力。为粉碎敌人的阴谋,军部指示第173师担任后卫,牵制日军,掩护主力撤至唐县镇一线,向枣阳集中。5月6日,日寇联合兵种部队在唐县一线集结,向173师猛扑,173师孤军无援,损失惨重,钟毅只好率领剩下将士,且战且退。5月8日,钟师长率部到达河南省边境之苍台附近时,又遭日军骑兵追袭。双方短兵相接,杀成一团,队伍失去控制。由于与日军主力相遇,寡不敌众,被敌包围,我军伤亡惨重。将士伤亡殆尽,但钟毅并无退缩,始终坚持战斗。

    5月9日,钟毅将军身边只剩下一个卫士排时,他仍宁死不屈,率领卫士与日军厮杀了近两个时辰,最后弹尽粮绝,钟毅右胸也负了重伤,血染前襟。他下令士兵迅速分散突围。为了不被日军俘虏,在生命垂危之际,他将作战资料、信件、日记本及印章等物包裹好,埋在附近芦苇丛中,然后仰天长啸,高喊:“中华民族奋起呀!抗日必胜!”在芦苇荡里,他举枪自尽殉国,时年39岁。钟毅常对人说,假设他遇敌不能脱身时便自杀。而1940年5月9日,这句话应验,成为现实。钟毅走后,获得无数赞誉。作家臧克家在《我纪念他的是眼泪》一文中写道:“钟师长是我抗战以来结识的许多军人当中最有头脑、最热情、最懂文化的一个杰出的军人!”

    据说,当地的一位保长发现钟毅遗体后,立即浅埋在芦苇荡里,并设法通报重庆有关方面。李宗仁知情后,遂派人进入敌占区,秘密将将军遗体运回了重庆,白崇禧及各级要员都到北碚进行祭奠。中共中央和八路军及延安各界代表1000余人还在延安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之后,钟毅将军的灵柩被护送回桂林,安葬在桂林尧山脚下。当时曾为钟毅将军公祭三天。新中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追认其为革命烈士。

    2010年春,钟毅将军的侄儿、时年77岁高龄的钟优伍先生回到老家扶绥县新宁镇长沙村,自筹资金开始修建钟毅烈士纪念馆。他给纪念馆起名“忠烈祠”。扶绥县档案局馆将镇馆之宝——— 钟毅将军铜像赠与烈士纪念馆。如今,这尊铜像就矗立于纪念馆左侧。

    2014年8月29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钟毅入选由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钟毅将军的侄儿钟优伍先生,为本文的采写提供了帮助,在此表示感谢!)

    (本版图片由钟优伍、姬日新提供)

    钟毅日记选登

    拂晓敌以步兵的一大队,山炮三门向我伍团猛击,自晨至午,战况激烈,敌死伤约百余,我伤连长一、连副二、士兵约七十名,阵地屹然不动。有一下士射手黄道梅已被打断手指,当时持轻机枪一挺,追击敌人,将敌歼灭十余,始从容退回主阵地。该下士对其同伍曰:“余虽被敌断一手指,但能歼敌十余,实不亏负”,云云。余闻此事,即传令嘉奖,并赏赐大洋伍元,出一奖状予之,奖状云:“大中华民国国币伍元,给本师最英勇之下士射手黄道梅同志。”

    本日情绪最为紧张,盖无时无刻不计划与敌决战也。           (1940年元月12日)

    清早有微雪,天气甚冷。今日前方无战事,有由后方来者,谓襄樊一带民众,对本师此次之英勇抗战,无不同声赞许,故看见伤兵臂章有“一七三师”者,莫不格外起敬云。

    此次长岭之战,歼敌一百五十名,余为收而葬之,为此作一墓碑云:

    “被压迫而来中国作战的日本将士们,你们宝贵的生命,是在钟祥长岭之战,为你们残暴的军阀而战死了,你们战死以后,所得到的是什么?你们的妻子、儿女,现在不是已做了寡妇孤儿了吗?你们尸骸暴露,万恶的军阀,何曾替你们掩埋,唯有为生存自卫而战的中国官兵,才替你们掩埋啊!但是很抱歉的,你们阵亡的一百五十人当中,姓甚名谁,是无法替你们登记的,尤其是无法通知你们家属!”            (1940年元月22日)

    郭支队长所赠之良马,今日因病死去,深为惋惜。在无可慰藉之时,只有以古人所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语以自解耳。

    因常犯口不择言之毛病,于座右贴两句戒语为戒词云:“静坐当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1940年2月16日)

    张家湾有人来,余将二百六十元捐作张家湾小学基金,托来人带去。据云张家湾民众,因感余驻张家湾恩德,特于当路处树一“德政碑”,余闻言深自惭愧,为解决民众痛苦,保卫地方,建立学校,开发民智,为军人应尽天职,而不料地方父老对余若斯之拥戴也。   (1940年2月23日)

    春雨连绵,晚饭后,与白山(注)前往看桃花,曾忆昔人有诗云:“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高唱大江东;夕阳反照桃花雾,柳絮飞来片片红。”此诗非为咏柳絮而作。诗中“夕阳反照桃花雾”之句,写得桃花格外鲜艳,非亲往桃花林观赏者,不能领略所中佳趣也。      (1940年3月29日)

    注:白山,指张白山同志(作家,解放后在北京某部工作),共产党员,经共产党组织安排,以党的主要刊物《全民抗战》特约记者身份被派往钟毅部队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和采访工作,钟毅十分器重和信任像张白山那样先后到该师工作的共产党员。此时,张白山同志已被任命为钟毅的私人秘书,授中校军衔,成为钟毅将军最信赖的朋友和得力助手。

    今日为旧历上巳节,每岁此日,家乡惯例,家家户户,举行春祭扫墓。今家乡沦陷,祖宗坟墓无人祭扫,每一念及,不禁潸然泪下,故今日通讯连举行同乐会餐,勉强赴会,内心实觉悲痛也。

    (1940年4月10日)

    晚饭后召集各处主任,告以当前情况,并决心将军需人员大部及三、四科之一部移回樊城,并准备将张家湾后方移于石花街。 (1940年5月2日)

    (日记记到此日,战况愈烈,一周以后,即5月9日,钟毅将军不幸在战斗中壮烈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