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英雄文化 >
八百壮士
发布时间:2018-08-10 16:47 星期五|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944年10月29日至11月初,日军已经完成了对桂林市江东阵地的包围。国民革命军第31军131师防守桂林,于日军激战10天。担任防守江东地区阵地的仅有131师的391团,391团扼守漓江东岸地区,毙、伤敌兵至万。

    敌人以我数倍之众,集中强大炮兵火力,还有空军配合,对江东猛攻,城防官兵虽然奋起抵抗,坚守阵地,终以寡不敌众,七星岩前沿的辰山、猫儿山、屏风山、穿山、月牙山等阵地相继失守,适值大雨,盟军空军受阻,城防司令韦云松等又临阵脱逃。漓江大桥被炸断,市、郊交通断绝。在寡不敌众、久战无援的情况下,391团指挥所、1营指挥所、1连、303机枪连、输送连、特务排、防毒排、山炮排、野战3医院各单位一部分和卫生队全部,被迫撤至普陀山七星岩内,继续抵抗。

    经过几天的激烈战斗,伤员越来越多,也全部集中在七星前岩。这样,岩里除了391团第一营指挥所,偕同第一连、303轻机连、运输连、特务排、防毒排、山炮排、野战第二医院各单位之一部,卫生队之全部,总计士兵伤兵等800余人,大部分是非战斗兵员。

    8日晚,敌人用烧夷弹炮击前岩,里面的临时房子起了火,北风把火烟向岩内猛吹,岩内充满了烟雾,几乎无法呼吸。9日早,朝天岩、豆芽岩、前岩口已有敌人用火力封锁。黄昏时,防毒排在前岩附近发出了毒气警报,证实日本侵略军已向岩内施放毒气,许多非战斗兵员和原有伤员都中毒昏倒致死。退守到七星岩的391团部分官兵,除团长覃泽文带领特务排10余人于10日凌晨1时许,冒着枪林弹雨由七星后岩冲出,利用枪声间断的空隙,跃过敌人的火力封锁地带,又经过几许周折才通过铁丝网,死里逃生外,其余全部牺牲。

 

    1945年桂林光复后,发现七星岩内尸体狼籍,经清洁队和工程队派员搜岩捡骨,总计抬出尸体823具合葬于普陀山霸王坪,碑铭“八百壮士之墓”。

    1946年3月29日,在桂林市体育场为守城牺牲的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31军参谋长吕旃蒙,131师师长阚维雍及800壮士举行公祭大会。三将军墓亦移葬于800壮士墓之右侧。墓前建有纪念碑、纪念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三将军为革命烈士。1982年重修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该墓坐东朝西,为料石围砌,并有纪念塔,为四方柱形,碑文为“桂林城防司令部参谋长陈公济桓、陆军第一三一师师长阚公维雍、陆军第三十一军参谋长吕公旃蒙殉职纪念塔”,顶端为中国国民党党徽。1984年公布为桂林市文物保护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