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文化遗产 >
一条小路的历史足迹
发布时间:2015-08-03 17:00 星期一|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jpg

▲白鹏飞题写的《宪五路碑记》 庞铁坚 摄


    □庞铁坚

    桂林七星后岩,也就是普陀山北麓,贴着山脚,有一条横贯东西的路。这条路的东端连着东环路,西端则与建干路、六合路相接。因为这条路临灵剑溪,如今叫灵剑路。说起来,这是一条留满了历史足迹的路。

    这条路的西端入口,是灵剑溪的一个小小的积水潭。积水潭上方的崖壁上,有许多的历代石刻,有的经千年雨水的剥蚀,让人分辨不清字迹了,有的却依然清晰可读,如宋朝的“静江府大都督”几个大字。瞧,一不小心,就和宋朝面对面了。

    东行几步,一棵大树下,便是张曙墓。张曙应该算得上抗日战争期间的一个音乐才子,当年和聂耳、冼星海齐名的音乐家,与郭沫若友情极深,创作的速度很快,写了不少鼓舞抗战的群众歌曲(用现在的说法,叫流行歌曲)。可惜到桂林才一个星期,就与三岁的女儿一起在日军空袭时遇难。聂耳因为《义勇军进行曲》被列为国歌、洗星海则因为《黄河大合唱》而被今天的老百姓记住了,张曙便逐渐被人淡忘,这就是时间的残酷。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如果桂林能够组织一台张曙音乐会,其纪念活动一定会有全国影响,也会使人们重新关注这位音乐战士。

    张曙墓是后来迁到这里的,郭沫若张罗了这些事情,郭沫若写了极有感情的回忆文章和一些诗作,来纪念张曙。郭沫若有一部回忆录《洪波曲》,就是借张曙同名歌曲而取名的。因为郭沫若的影响,张曙墓也是桂林现存的名人墓上建设得最大的一座墓了。

    从张曙墓再往东走一段,有一个门不像门、牌坊不像牌坊的简易建筑。这个建筑上还保留了一块石碑。仔细阅读,算是知道了一些有关这条路的典故:原来,这条路最早的名字是“宪五路”,石碑上写的便是宪五路碑记,碑文还出自桂林名流白鹏飞之手。

    为什么叫“宪五路”?读碑文便可知道,当年,这片地方本是菜园,并没有一条像样的路可供出行。抗战期间,许多人避难来到桂林。有钱有条件的住在了市区或者环境条件稍好的地方,没钱没条件的便在郊区租简易房屋住下来。这一带,因为靠近岩洞,便于防空,就住满了各地的难民。住的人多了,就要有出行的道路。民国三十二年,驻扎在桂林的国民革命军宪兵五团,为了解决这些难民的出行问题,急人所难,自力更生,用自己的双手为这一带的居民修建了这样的一条路。修路所用的水泥、沙子、石灰等建筑材料,则是有条件的士绅们捐资所购。

    这条路修好后,取名叫“宪五路”,以作纪念,桂林人民还请当时的名人、广西大学校长白鹏飞写了碑记,铭石纪念这件事。后来,这条路不叫宪五路了,难民都搬走了,这里又逐渐恢复成了菜园子,“宪五路”的出行功能逐渐消失,退回到乡道水准。随着时间的推移,便很少有人还记得这条路的原名了。

    这个宪兵五团,当时做了一些好事,比如英勇参加南京保卫战,比如修了这条宪五路。在那个环境下,他们也做了一些坏事。叶挺在桂林,已经属于被软禁状态,但桂林的政治环境相对宽松一些,叶挺有一定的自由,这惹得最高层不满,在这条宪五路修好后的同年冬天,命令这个宪兵五团设计绑架了叶挺,将其送到恩施关押。宪兵五团这个行为,让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一通好骂。

    沿路继续东行,山崖处有好几个岩洞,什么留春岩、弹子岩,都在这条路上。这些岩洞,虽没有七星岩、芦笛岩那样深广宽阔,没有那样出彩的钟乳石,却也是古代名人常来访的胜迹。如留春岩内,便有南宋理学大师张栻亲笔题写的孔子《论政篇》,字体非常漂亮。这些石刻尚无任何保护措施,幸好当地的居民也不去破坏它,否则真是愧对先人和后人。

    过了祝圣寺,再往前,就是几个桂林名人的墓穴:白鹏飞墓、李征凤墓、裴邦焘墓。

    白鹏飞大约死于1948年,曾任广西大学校长,是个嫉恶如仇的文人,官职也不低,兼任广西军风纪巡察团委员,授上将衔,在中国行政法学上有奠基人的地位。

    李征凤是中共早期党员,李宗仁的亲戚,死于1927年蒋介石清党的大屠杀中。这位李征凤,从来没有在李宗仁面前掩饰过自己的身分,换句话说,他从来不是个地下党员,而是一位公开党员。他为了奉行自己的理想而牺牲了生命--只要他表示一下“悔过”,不但可以保住性命,也还可以混个一官半职(毕竟有李宗仁这棵大树)。写到这里,我就想到:每个时代,都要有热血青年,都要有为了理想敢于献身的青年,那个时代才有朝气呀!

    裴邦焘是国民党左派,也在1927年的清党中被杀。

    这条路上,一路过去,都是历史文物。沿途崖壁的摩崖石刻,更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真可以称得上是一条文物之路。因为这是一条偏僻的小路,文物基本没受到破坏。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是否关注过这些历史留下来的痕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