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王陵文化 >
明万历酱釉白花灵芝牡丹纹梅瓶
发布时间:2015-03-06 17:32 星期五|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jpg


    高28厘米

    口径4.5厘米

    底径8.5厘米

    腹围46厘米

    该瓶造型工整秀美,胎质坚实细腻,小颈敞口,丰肩。腹至足渐收,矮圈足,足底满釉。

    此瓶通体以酱釉作底,主题纹饰以白粉堆绘成盆景花二组。盆景内栽有牡丹、灵芝各一株,取意“富贵如意”。

    色釉作底瓷早在宋代就已流行。考古资料表明,北方诸窑中曾大量生产这类瓷器,如黑地剔花、酱地剔花等。尤其是以定窑为首的著名窑场首推出色釉剔花器,影响到了周边省份的窑场,因此各地纷纷仿效,并由此将色釉剔花瓷的生产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与此同时还派生出了剔花填、堆粉、剔花镶嵌等新的陶瓷品种,因而满足了不同阶层人们的需求。

    元代开始,以南方景德镇窑为代表的诸窑,为了迎合市场的需要和扩大内外贸易,不断地推出新产品。尤其是景德镇窑场,它为打破垄断,在借鉴并吸收北方瓷窑产品优点的同时,根据自身雄厚的制瓷技术成功地创烧出蓝地留白(堆白)这一陶瓷新品种,新产品的出现使人耳目一新,并很快占领了国内外市场。它的成功创造不仅给陶瓷生产注入了新的活力,而且为明清瓷器的发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推动作用。

    元代的蓝地留白(堆白)瓷,人们为表现其堆白的纹饰更加清晰,刻意用利器沿堆白处和根据纹饰的需要刻划出轮廓线,这便使单一的堆白更加明朗化,突出了视觉效果,增加了层次和立体感。这一色釉堆白的工艺也自然地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被延续和保存下来。

    明代晚期的万历时期,这一制瓷工艺又有了一些改进和突破,它直接用堆白的表现手法来突出主题纹饰,一改以往堆白较浅的作法,而在堆白中大量采用白粉使其高出色地凸起,使器物产生出浅浮雕感的艺术效果,从而增添了许多审美情趣。

    这件梅瓶上的堆白,正是这种制作工艺转型期的佳作之一。酱色为底,二组盆景花分饰瓶底,简洁的构图,留出硕大的空间,不仅没有空荡感,相反留给人们的是更多的遐想空间。

    梅瓶色地堆白的一明一暗,加上“富贵如意”的吉语,使人们更加理解了梅瓶本身表现出的深刻含义,从而突出了梅瓶堆白中的主题思想,拓展了思维空间。每当我们在欣赏这件梅瓶之时,会由衷地感到中华文明的伟大,我们为此而感到骄傲与自豪。

    (图片及有关资料由桂林博物馆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