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王陵文化 >
民间史话
发布时间:2014-12-10 17:14 星期三|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垂涎地下奇珍异宝 盗陵将军盗王墓

随着大明帝国的覆灭,靖江王陵的营建也画上了句号。王陵终于安静下来,在王陵的地宫里,都有着从王府带来的丰富的陪葬品,有着这些奇珍异宝的陪伴,那些藩王、妃子们该躺在自己精心修建的陵寝里安然入睡了吧?然而,一起震惊全国的盗宝大案打破了王陵的宁静。
    这些陵墓,在明朝时都由护陵军校守卫,清朝至民国也都受到官府告示的保护。1937年,因时局动荡,靖江王陵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的境地,盗匪纷纷乘机作乱。这时,桂系军阀李品仙率部驻防桂林东郊的尧山一带,身为上将的李品仙是个“古董迷”,尤其喜欢不择手段地收集古董文物,王陵埋藏的奇珍异宝早已让他垂涎三尺,染指之心使他驻防在陵区附近伺机而动,想借驻防之机盗陵。李品仙的部队来到王陵时,陵园内外还是松桧蔽日,株株苍松用双手都环抱不过来。驻防的士兵经常砍树卖柴,而李品仙却在策划着一个大的盗墓计划。

李品仙与其心腹干将经过一番密谋策划后,随即到处张贴布告,声称部队要在尧山地区进行一个月的军事演习,调拨人马把陵寝区四周围得严严实实,四处增岗,八方加哨,通往陵区的道路一律不准通行。在一阵阵枪炮声的掩护下,李品仙命令士兵将凡是有石人石兽的王、妃合葬墓以及次妃和将军墓都打开一个盗洞,一座座陵墓被发财心切的盗墓者打开,在经历过初时的震惊恐怖之后,士兵们战战兢兢地沿着盗洞向地宫摸去。
    他们劈开棺椁寻宝,把壁龛内的珠宝箱通通取走,有的士兵迫不及待当场撬开箱子,把小铜锁弃在现场,地宫里一片狼藉。
    折腾了一个多月,李品仙几乎盗窃了所有的陵墓,将地上的文物和地下的珍宝掠夺一空,其价值多少已无人知晓。

 

风高月黑盗贼炸王墓 疑云重重藩王无芳踪

1983年5月30日的深夜,尧山西南林业技术学校南围墙的一座土堆突然发出爆破巨响,拂晓时再次发生爆炸,硝烟经久不散。
    这两声巨响,惊醒了在林业技校参加地区司法干部训练班的学员们。当第一声爆炸响起后,就有学员向着硝烟迷漫的土丘上喊话:“喂,你们是干什么的?”不料土堆上的人却恶狠狠地回答说:“你们少管闲事,小心吃枪子。”可见盗墓贼的气焰是多么的嚣张。
    司法干训班的学员想到,这里是陵区,可能是盗贼在盗窃王墓。当即就给有关部门打电话报案,但学校的电话已无法拨通,可能是盗贼剪断了电话线。
    由于司法干训班的学员是不准带枪参加学习的,考虑到盗贼有炸药,随身带有沙枪,而且外面的情况不明,不便赤手空拳去围捕,同时也想到,刚刚发生的爆炸,盗洞的硝烟一时半会也难散尽,盗贼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敢贸然进入盗洞的,不如索性等到天亮后再见机行事。
    天刚放亮,司法干训班和技校的几位同志,就迫不及待地乘一辆学校用来买菜的电动三轮车开足马力冲出南校门,直奔附近的激光研究所借电话紧急报了案。此时,盗洞仍被硝烟吞没,盗贼们也一时无计可施,只得迅速逃离。

早上8时,文物工作队的人员赶到了现场。此时硝烟还在盗洞里弥漫。这是一座地面建筑全毁、仅存宝城封土,不知地宫面目的奇异陵墓。
    此墓坐北朝南,祠在左、墓在右,宝城前的中轴线上,原有享殿、中门、陵门,享殿的左右各有配殿,神道对列华表、翁仲、石兽,外围墙的大门前左右则与奉祠共立一对守门石狮,只是这些石作皆于1959年兴建水利时毁作石料,成为千古憾事。
    中午,地宫里硝烟已散尽,考古队将人员一一用绳子吊入墓室,开始对地宫进行考察和抢救,原来,歹徒挖开了3米深的封土后,下面即是拱券砖结构的地宫,左为男宫,右为女宫,各有前、中、玄(棺),平面各70平方米,地铺长方青砖,宫壁是三层错缝方块裙石,上面是大青砖拱券,拱券砖厚达11层,都由交错灌浆的大青砖砌成,坚硬如钢筋,这座地宫的构造和布局,竟与天顺二年(1458年)早期入葬的四世怀顺王、妃地宫如出一辙。玄(棺)室所见,更是一件件奇事。在男宫玄室的棺床前置有长命灯的大油缸。灯油已干涸,缸底放着一件石凿的钟形灯具。
    更为异常的是,棺床上是空的,在左边壁第一个壁龛内却放置了一只藤箱,可惜箱内遗物已朽,无法辨认曾经随葬过什么信物或文字。女宫的玄室也是空的,但壁龛内发现有黑釉陶梅瓶一对,棺床前则供有明代典型的冥用锡具:钟、碗、锅、壶及漆器的碗、盒各一套,黑釉陶质镂空器座一对,器座上的托物已不见踪影。男女两玄室也都没发现墓志铭。
    从现场考察发现,这是一座早期的王、妃合葬墓。再从无墓主的骨骸、棺木,却有藤箱和首饰入葬推知,实是一座衣冠冢。
    这座衣冠冢是谁的呢?有说是明末第十三任王朱亨嘉或第十四任王朱亨歅的,理由是崇祯皇帝煤山自缢后,朱亨嘉在靖江王府自立为“监国”,兵败梧州后,在福建被南明唐王处死。朱亨歅袭封为靖江王,清军攻破桂林城后,被缢死于西门外民房中。
    此墓有可能就是他们其中一人的衣冠冢。但是,专家经过考证认为,这座墓的地宫为前中玄三室,壁有裙石、棺床为石作,这些特征正是明靖江藩王早期的陵墓建筑;随葬黑釉陶梅瓶之俗,也是靖江王墓早期陪葬品所为;地面建筑与庄严的奉祠同一外垣,择正统的坐北朝南,且奉祠主殿为七开间,如同亲王制,这正是靖江王早期的待遇,只是墓前的享殿为三开间,有如将军规制,这一切奇异的现象,只是反映了明早期第一代被废藩王的奇异经历,他就是藩王朱守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