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龙隐文化 >
狄青 平蛮三将题名
发布时间:2015-02-09 01:38 星期一|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bmp

    石刻高355厘米、宽235厘米。

    碑文开头写道:“大宋皇右四年夏,蛮贼侬智高寇广南陷十二郡,据邕州。其年九月,诏以枢密副使狄公统兵南征,号二十万。明年正月己未,与贼战于邕之归仁,大破之,翌日复邕州,贼之余党遁于铜柱(界碑)之外。二月丁亥班师至桂林……”(三将题名略)这件《平蛮三将题名》石刻,记载了九百五十年前,北宋的一次重大军事行动:宋朝最高军事机构枢密院副使狄青,奉朝廷之命,统兵二十万(实为三万多人),平定广西壮族贵族首领侬智高起兵反宋事件。整个事件惊心动魄,波澜起伏,对于研究广西壮族历史,及北宋中期宋廷对南方边疆的政策有着重要的史料价值。

    挑起这个事件的主角名叫侬智高侬智高(公元1025~1055年),北宋广源州人,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壮族中侬氏部族的首领。广源州,汉代为交趾郡,唐为交州(今越南河内一带)总管府,属邕(今广西南宁)管羁縻州,其治所在今越南广渊,后改为安南都护府所辖。梁末,交州土豪曲承美乘中国之乱,据十二州之地。南汉派将领进攻曲承美,将他捉拿,设置了交州节度使。南汉灭亡后,北宋授丁琏为静海军节度使,封交趾郡王。交趾,是当时对安南、越南的别称。直到宋初,交趾才逐渐脱离宋王朝,形成一个独立的国家,而广源州仍属宋朝,为邕管羁縻州。羁縻州,是唐、宋、明各王朝在边疆各民族地区设置的行政单位,朝廷任命各首领为都督、刺使等,这些官职一般为世袭。

    广源州在邕州西南,是郁江的发源地,这里崇山峻岭,地势峭拔险要,盛产黄金、丹砂。有不少村寨散落其间,居民都是些少数民族,他们的头发都梳成锤型,衣服与汉族不同,从左边开衽。这些少数民族英勇善战,好斗而不怕死。世代居住在这里的.侬氏、黄氏、韦氏、周氏为大姓豪族,他们东攻西掠,相互仇杀,骚扰一方。早在唐代时,邕管经略使徐申就以绥抚政策招抚了这些部族,给他们以优待。当时最强盛的黄氏接受了职务并向朝廷纳贡,使得边陲十三部、二十九州的少数民族部落都安定了下来。

    唐末,交趾的少数民族势力愈渐强盛,占据了安南。广源州虽然仍为邕管羁縻州,但实际上已听命于交趾。侬氏家族自唐初便称雄于西原(今广西西南左、右江一带),世代为广源州的首领,宋时他们的势力愈加强大。侬智高的祖父侬民富是广源州酋长,曾被宋朝封为检校司空、御史大夫、上柱国(勋号,相当于正二品)。侬智高的父亲名叫侬全福,原为傥犹州(今广西扶绥县)知州。侬全福的弟弟侬存禄是万崖州(今广西大新县境)知州,妻弟侬当道为武勒州(今广西扶绥县境)知州。后来,野心勃勃的侬全福“杀存禄、当道”,兼并了他们的地盘,又进一步要求依附宋朝而被拒绝。宝元二年(公元l039年),侬全福称帝“昭圣”,改州名“长其国”。侬全福的崛起为交趾所不容,不久,侬全福被交趾太宗李德政所杀。他的妻子阿侬(广西左江武勒族人)与儿子侬智高逃到了雷火峒,于庆历元年(公元1041年)占据了傥犹州,建立了“大历国”政权。恼怒的交趾进攻傥犹州并抓获了侬智高。为了达到拉拢的目的,不久,又免去了他的罪过,给他担任了广源州知州。四年后,侬智高又袭击并占据了安德州(今广西靖西县),建立“南天国”政权,改年号“景瑞”。这期间,他招纳逃亡罪犯,壮大势力,开始了对内地的不断进扰。

    庆历八年(公元1048年),侬智高上书北宋朝廷,要求归顺,并提出要朝廷封他为邕桂节度使职位,但朝廷不允。第二年,侬智高攻打邕州,不克。交趾发兵讨伐侬智高,也未能奏效。这时的侬智高,被北宋和交趾两面夹击,腹背受敌。邕州指挥使赟在攻打侬智高时被抓获,在被审讯时,开赟以战俘的身份,说服侬智高依附北宋,这正合侬智高的想法。于是,侬智高遣返开赘,并上表北宋朝廷,愿意每年进供物产,但是,仍然遭到了宋廷的拒绝。侬智高又以驯象、金银来献,朝廷仍然拒纳。侬智高不死心,再次制金函上报,要求归顺。不料邕州知州陈珙将金函扣压,没有上报。

    侬智高的请求得不到准许,又与交趾结了仇,于是,他铤而走险,仗着自己拥有广源一带山林河流之利,招兵买马,积聚粮草。又与广州籍的一个文人,进士黄师宓等人日夜谋划,制订了占据广南(今两广地区)的起兵计划。他们收罗一些敢死之徒,多次派人四处用旧衣服换取谷物,散布部落饥荒,人已流散的谎言,使得邕州官员们以为他们已经成不了气候,便放松了防备。一天黄昏,侬智高突然纵火烧毁了自己的房舍,他召集大家说:“我平生所积聚的财物,今天全部被大火烧掉,已经没有谋生的办法了。我们应当速速拔掉邕州,占据广州为王,否则,我等只有一死!”侬智高一呼百应,数千人跟从他走出了这片偏僻的山林。

    皇右四年农历四月(公元1052年),侬智高率众五千沿郁江向东进发。他们首先攻破横山寨,杀死寨主张日新、邕州都巡检高士安、钦州横州同巡检吴香,然后又去攻打邕州。侬军攻打邕州城那天,邕州知州陈珙急忙调兵遣将:命令通判王干佑率兵守卫来远门,权督监李肃守卫大安门,指挥使武吉守卫朝天门。广西督监张立率兵从宾州前来支援。入城后,陈珙急忙到城楼上犒劳将士。谁知刚刚酒过一巡,城门就被攻破。一时,宋军大乱,士兵死了一千多人。陈珙、张立、王干佑以及节度推官陈辅尧、观察推官唐鉴、司户参军孔宗旦全都束手就擒。

    侬智高在清理州府库房时,发现了自己被陈珙扣压的上表宋廷的金函,登时大怒,说:“我请求归附朝廷,求得一官以统摄各部落,你不上报,为什么?”陈珙回答说,他曾上奏皇帝,但没有得到答复。侬智高问他要奏章,他拿不出来。于是,侬智高喝令把他押出去。陈珙患眼疾,视力很弱,看不清楚,他惊慌失措地高呼万岁,请求能为侬智高效力,侬智高根本不理他,将他同张立、王干佑、陈辅尧、唐鉴、孔宗旦一同处死。与陈珙形成鲜明对照是张立和孔宗旦,他们都在临刑时大骂不止,不屈而死。侬智高在占领邕州后,建立了“大南国”政权,自号“仁惠皇帝”,改年号“启历”,又对他的部下封官进爵,还设置了官署,形成了岭南的一大割据势力。

    那个时候,由于天下久安,岭南各州县战务松弛,皆无防备,一旦兵起,守将多弃城逃避,故而侬智高所向披靡,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相继攻破横州(今广西横县)、贵州(今广西贵县)、龚州(今广西平南)、浔州(今广西桂平)、藤州(今广西藤县)、梧州、封州(今广东封开)、康州(今广东德庆)、端州(今广东高要)等九州。在所有这些失守州府的官员中,只有封州知州曹觐和康州知州赵师旦保持了应有的气节。

    当时,封州的士兵才一百余人,又没有城墙可防卫,有人劝曹觐逃跑躲避,曹觐正色呵斥说:“我是守土之臣,只不过一死而已,胆敢声言逃避的人一律问斩!”敌军来后,曹觐带领随从和士兵与之决战,在寡不敌众中曹觐被抓。敌人按住他的头强迫他跪拜,侬智高劝诱他说:“若能顺从我就能得到高官,并将我的女儿嫁给你。”曹觐骂道:“我们做臣子的只能面北跪拜天子,怎么能屈从你而苟且偷生呢!”敌人暂时没有杀他,把他移送到船上看管起来。曹觐两天不吃不喝,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他从怀里拿出印章交给随从的士兵说:“我快死了,你从小道逃走,将它上交给官府。”曹觐始终没有屈服。后来,敌人终于把他杀害,临死时他仍然骂不绝口。

    另一个守臣是康州知州赵师旦。在侬智高攻克了邕州顺流东下的时候,赵师旦就派人侦察敌情,探马回来报告说:“备州守将都弃城逃走了。”赵师旦怒斥说:“你也想让我逃走吗!”于是传令在全城大搜捕,抓获了三名间谍并将他们斩首示众。侬智高迫城时,赵师旦只有三百士兵,他打开城门迎战,杀死了几十个敌人,一直战到傍晚,敌军才稍有退却。当时情况非常紧急,赵师旦急忙跑回去取出州印,佩带到妻子身上,对她说:“你赶快带着孩子离开,明天叛贼一定会蜂拥而上,我知道抵不过,但不能逃走,你留下来等死,不值得。”妻儿走后,赵师旦留下与监押马贵一同率兵坚守州城。为了更好地坚持战斗,他叫马贵一道进食以养精蓄锐,马贵吃不下,赵师旦便从容地饱餐了一顿。天快亮时,侬军开始了更猛烈的攻击。左右随从请他躲避一下,赵师旦说:“战死和被杀哪样好?”在他的感召之下,大家都发誓说:“甘愿为国捐躯!”直到城被攻破,没有一个人逃走。箭射光后,他同马贵一道撤回,在屋里端坐。侬智高率领士兵闯进来,胁迫赵师旦投降,赵师旦大骂不从,侬智高大怒,将他和马贵一同杀害。与赵师旦相反,端州知州丁宝臣在侬智高攻入端州时,做了弃城逃跑的逃兵。

    不久,侬智高进而围困广州,广州守将魏全灌、仲简早有准备,高筑城墙,凿井蓄水,制作守城防卫武器大弩奋战抵御,坚守广州城。番禺县令萧注在城外招募士丁二千余人阻击侬智高军队,双方厮杀格斗,好不激烈。英州知州苏缄招募壮勇数千人前往,扼守敌兵归路。激战中,宋军俘获了侬军军师黄师宓的父亲,把他斩首游街示众。不久,转运使王罕的部队赶到增援,招募民兵,增修守备工事,广州城这才没有陷落。侬智高攻城不下,在围城五十七日后的七月十九日退兵,转而又去攻打贺州,在贺州太平场杀了广南钤辖蒋偕、庄宅副使何宗古、右侍禁张达、三班奉职唐岘等官员。九月,破昭州(今广西平乐),又去围攻宾州(今宾阳),十月,破宾州,再次占领邕州。这期间,侬智高率众日夜伐木造船,扬言再次攻打广州。

    侬智高的侵扰日甚一日,岭南骚动不安,这件事搅得宋仁宗夜不成眠,食不甘味。这年九月,宋仁宗“诏以枢密副使狄公(狄青)统兵南征,号二十万”。同时,命湖南江西路安抚使、枢密直学士孙沔,入内押班石全彬过岭南与广西经略使余靖会合,诸将皆受狄青统率。所谓押班,是北宋的历朝皇帝出于对武将的猜忌,在边疆有事派大军出征时,派宦官监军,以多方牵制武将的一种制度。宋仁宗试图以集中优势兵力,派出精兵强将,重拳出击,来解决这个令他头痛了很久的岭南问题。

    在北宋的诸多军事将领中,狄青是一个佼佼者。他熟读兵书,忠勇果断,有着较高的指挥和驾驭战争的能力,是一个很能带兵打仗的优秀将领,颇得当朝重臣范仲淹和韩琦的推重。范仲淹和韩琦认为他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奇才,非常重视他,给予他很高的礼遇。史载,范仲淹曾赠给狄青一部《左氏春秋》,鼓励他说:“作为带兵的将领不通晓古今,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狄青于是发奋读书,通晓了秦汉以来将帅的用兵之法,迅速成长为一名杰出的军事统帅。因其战功显著,狄青从一个下级军官被逐级晋升为高级将领——马军副都指挥使。

    狄青在军队奋斗了十多年而显贵,但他不忘本,始终保持士兵本色,以报效国家。他当兵的时候,曾在脸颊上被刺了字迹和符号,宋仁宗爱惜他,命他用药水洗掉。狄青指着自己的脸颊对皇帝说:“陛下您以军功提拔了我,而不是以门第出身,我非常感激。正因为脸上的刺字,我才有今天。我愿意将它们保留下来,借以鼓励军中的士兵。因此不敢遵奉您的旨意。”仁宗大喜,更加器重狄青,不久,把他从延州知州提拔为枢密副使。

    这时,恰逢侬智高造反,狄青上书请命前往征讨,以保境安民。在朝上回答皇帝提出的问题时,他说:“我出身于行伍之间,不出征打仗就无法报效国家。希望给我数百名番邦部落的骑兵,再加上些禁卫军,我一定将敌人的首领绑缚到宫门之下!”宋仁宗听了他的话后很是欣慰,授任他为宣徽南院使、宣抚荆湖南北路、管制广南盗贼的事,在垂拱殿摆下酒席为他送行。

    狄青受命统率大军,挥师南下,不久,到了桂林。在桂林稍作休整,补充给养后,大军继续南下,兵锋直指邕州前线。

    出桂林城南不远,有一座大庙矗立路旁,香火旺盛。狄青对部下说:“我听说这座庙里的神灵很灵验。”于是命部队停下,狄青下马到庙中祈祷。只见他郑重其事地拿出百枚铜钱,在神像面前祈祷说:“如果这次出师大捷,我抛出的这百枚铜钱则全部钱面朝上。”左右部下急忙上前劝阻,恐怕此举不会如意,影响军队斗志。狄青不听,执意要抛撒铜钱。这时,全军的将士都紧张地注视着他手中捧着的这一大捧铜钱,生怕这一抛,会抛出个不祥的征兆。只见狄青双手向前抛去,铜钱哗哗落地,大家走近一看,果然如狄青所祈祷的一样,枚枚铜钱钱面朝上!顿时全军欢呼,声震林野,士气大震。狄青大喜,命左右取来百枚铁钉,将铜钱就地钉在地上,再覆盖上青纱,亲手贴上封条,说:“等到大军凯旋时,祭谢过神灵,再把铜钱取出来。”于是,把这座庙命名为“灵顺庙”。其实,这是狄青为了鼓舞士气而使用的一种谋略。当部队凯旋班师至桂林后,狄青与幕

    府士大夫们到这个庙里取出铜钱共同观看,大家这才发现,这些铜钱都是些正反都一样的两面钱!狄青深谙心理因素对军队征战的影响,出征前就早已作好了准备。从这件事中可见狄青过人的一面。

    十二月,狄青大军到了广西邕州。刚到邕州时,正赶上充满了毒瘴之气的大雾,听到传言说敌人在河水的上游放毒,部队都不敢喝水,狄青非常忧虑。一天傍晚,士兵找到了一股从营寨下面涌出的清泉,尝后清甜可口,狄青大喜,于是命令部队整装待发,大部人马才渡过河去。正月,部队到了宾州。

    皇右五年(公元1053年)正月初三,狄青、孙沔、余靖三路兵马集结宾州,官军士丁合计三万一千多人。在部队未到之前,狄青曾告戒过各位将领:“不得违背部署妄自与敌人争斗,一切要听从我的命令。”在距广西邕宁东北一百二十里的昆仑山与宾阳县接界处,有一自古兵家必争之地-昆仑关。广西钤辖陈曙向来军令不严,且好胜贪功,趁狄青尚未到来,以步兵八干人盲目攻击侬军,在昆仑关被敌兵击溃,殿直袁用等人全部遁逃。狄青到后,认为号令不齐是导致失败的原因。第二天清晨升帐,狄青在大堂上会见众将领,他拱手让陈曙起身,并召至袁用等共三十二人,查清了他们战败逃跑的事实,喝令将他们推出军门斩首,以严军纪。副帅孙沔、余靖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众将官都吓得两腿打颤,不敢抬头仰视。从这时起,宋军军威大振。

    接着,狄青下令调运十天的粮食,军中休整十日,按兵不动,众人都不解何意。侬智高派人侦察后,认为宋军暂时不会向前推进,因而放松了警惕。第二天,狄青突然整军出发,他自己统率前军,孙沔率领第二梯队,余靖殿后,当夜到达昆仑关宿营。当时正值正月十五上元灯节,狄青命令大张灯烛,设宴犒劳众将士:第一夜宴请将领,第二夜宴请众军官,第三夜招待军校。第一夜奏乐饮酒通宵达旦,官兵尽欢。第二天晚上宴饮至二更时,风雨大作,天地茫茫。席间狄青突然称身体不适,暂时离座进了屋内,再没有出来,宴会由孙沔主持。孙沔代替狄青巡行劝酒慰劳众军官。黎明时,突然有人疾驰来报告说:“狄将军三更时已夺取了昆仑关!”大家这才知道,狄青早已身着便服,率领先锋部队夜度天险昆仑关。狄青传令三军到昆仑关外会合,共进早餐。兵贵神速,等到侬智高发现时,宋军已于邕州城之东北归仁铺(今南宁三塘)严阵以待。侬智高失去了险要的依托,迫于情况紧急,于正月十八日,将全部人马调集出动,列成三个精锐之阵,与宋军正面交锋。

    两军对垒,战斗一触即发。侬智高的军队身着深红色的军服,手执大盾标枪,赫然如一片火海,其气势的强劲使得宋军望之愕然,军阵向后稍稍退却。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右班殿直张玉充当先锋,如京副使贾逵统率左翼部队,西京左藏库副使孙节率领右翼部队,冲出阵去与侬军展开了殊死搏斗。侬军鼓声大作,呐喊冲锋,气焰冲天,孙节不敌,战死山下,孙沔等人大惊失色。这时,贾逵已来不及等狄青下令,就率领左翼部队不失时机地抢先快速登上了山头,然后率众一拥而下,挥剑呐喊,将侬军方阵撕开一个口子,继而一断为二。先锋张玉奋力冲杀,与敌人殊死搏杀。高地上,狄青沉着坚定地指挥战斗,只见他手执白旗,亲自指挥左、右翼骑兵纵横开合,以左右交错变幻阵法的战术打击敌军。侬军如何见过这样的阵势,顿时阵脚大乱,不久便溃不成军,四处奔逃。狄青指挥部队追击了十五里,斩首两千二百余级,“尸甲如山,积于道路”(见桂林石刻《余靖大宋平蛮碑》)。侬智高的同党黄师宓、侬建侯、侬志忠等以及伪官署死者五十七人,宋军还活捉敌人五百人。当夜,兵败如山倒的侬智高趁着黑夜逃回邕州城,举火焚毁大本营后,逃奔大理国(今云南省)。

    战斗结束后,贾逵到狄青帐下请罪,说自己没等听号令就抢先攻上了山头。狄青高兴地拍着贾逵的背,鼓励他说:“违抗命令取胜,善于权变,何罪之有!”

    将近天亮时,狄青整军进入邕州城,缴获金银布帛、各种牲畜成千上万,解救了数千名被侬智高俘虏、胁迫的老年、壮年民夫。狄青派人抚慰他们,并发银两遣送他们回乡。宋军将黄师宓等人的脑袋砍下示众,收殓了所有敌人的尸首,集中在城北一角埋葬,并修筑了一个大合葬墓。当时,军士发现在尸体中有一个穿黄衣服的,认为是侬智高,想以此报功,狄青却说:“怎么知道这不是假的呢?宁可上报侬智高跑了,也不能贪图赏功而欺骗朝廷啊!”狄青这种不贪功、不虚美的务实品质得到了后世史学家的赞赏。

    这次战役,宋军大获全胜。后来,平蛮三将之一余靖将此战功刻到了桂林北门铁封山《大宋平蛮碑》上:“贼徒大败,追奔十五里,斩首二千二百余级(宋史称:得尸五千三百四十一),生擒五百人,尸甲如山,积于道路,伪署将相,死者五十七人。是夕,智高焚宫自遁,复入蛮中。”二月十七日,宋军班师至桂林,狄青偕幕僚游览龙隐岩,并在洞口摩刻《平蛮三将题名》碑载此丰功伟绩。

    回到都城后,狄青受到了宋仁宗的称赞和奖赏,宋仁宗提升他为枢密使,还给他的两个儿子狄谘、狄泳加官进爵,同时赏赐敦教坊第一区给狄青做宅第。当初,在狄青出征之前,仁宗对他的安危就很担心,曾派使者飞马前去告诫他注意安全。等到听说狄青打败了侬智高,仁宗高兴地对宰相说:“快点商议奖赏,慢了就没有鼓励的意思了。”可见皇帝对狄青的器重。

    但此一时彼一时,四年后,狄青遭谣言中伤,被罢免出判陈州,于嘉右二年(公元1057年)病死,终年四十八岁。谥号武襄。

    平定侬智高后,宋廷大赦广南:凡是战死的军士,发给棺材护送回家;无人认领的尸骨安葬祭奠;为国而死的,免除其家赋税徭役二年;免征被侬智高侵扰过的州县田赋一年。平蛮三将中的孙沔、余靖同被任命为给事中(朝廷言官),并诏令余靖仍然留守邕州经界讨伐侬智高残余,待处置完毕,即回桂州。追赠荆湖北路都监孙节为忠武军留后,录用他的两个儿子和三个侄子为官,并给立了军功的诸司副使终身俸禄。追究广西官员弃城逃却之罪:宽待邕州知州宋克隆的死罪,除名,处以杖脊之刑,刺配到沙门岛;溪洞都巡检刘庄,除名,处以杖脊之刑,刺配到福建牢城;宾州推官、权通判王方,灵山县主簿、权推官杨德言都予以除名,免去杖刑,刺配到湖南本城,水不录用。

    侬智高兵败后,其母阿侬和其弟智光,儿子继宗、继封逃回老家特磨道小城,收集残部三千余众,日夜演习骑战,准备东山再起。第二年,三将之一的广西经略使余靖派遣都监萧注进入特磨道,生擒阿侬、智光等人,押送京师。最初,朝廷不杀侬母及弟,意欲诱出侬智高,后来听说侬智高已死,才将侬母及弟、侄、儿等人处决。

    侬智高逃遁后,萧注招募杀手到大理国追踪,重金悬赏侬智高首级,这时,侬智高已被大理国所杀,他的首级交与了宋方,由余靖将其首级盛在木匣中送至京师。一代枭雄侬智高,就这样轰轰烈烈地结束了他仅三十年短暂的生命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