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龙隐文化 >
米芾程节赠答诗
发布时间:2014-12-10 17:21 星期三|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jpg

    在龙隐岩螺蛳洞的西下侧,镌刻着一件艺术价值很高的石刻作品,且不说那高古的旷世书法,就是读一读它上面脍炙人口的诗文,也足以使人感慨万千,回味不已。此碑刻于九百年前的北宋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由于年代久远,石刻表面已布满了裂纹(见插图),更为其增添了一层久年的沧桑。这里面蕴藏着一段感人的古老旧事。

    建中靖国元年(公元1101年)的一天,五十岁的米芾于真州(今江苏仪征)东园的清燕(宴)堂设宴,为友人李彦弼送行。米芾想起不久前,自己才在东园里的一只小船上,与遇赦北归的一苏东坡舟中夜话,盘桓多日,相互倾慕,尽露英雄相惜之情。而今天,他又在东园为另外一位遭受不公正待遇的朋友一一才华过人的李彦弼共叙离别之情,心中不胜感慨。

    东园在北宋是真州的著名园林,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曾写过一篇描述东园胜景的散文《真州东园记》,抒发对东园绮丽风光的赞叹。欧阳修描述道:东园占地百余亩,清流、池塘环绕其问。园中前有清虚阁、拂云亭,后有射宾圃、清宴堂。它们那高大的灰甍(méng,屋脊)巨桷(jǘe方形的椽子)随着水光日影上下浮动。池塘内荷花盛开,美丽的画舫在池中飘泛,岸边幽兰、白芷散发着芳香。园内广植佳花美木,荫凉无比。每当时令佳节,人们在此“嬉于水而逐鱼鸟之沉浮”,清风徐来,管弦啸歌随风飘荡,这里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面对欧阳修曾大加赞叹的东园,李彦弼却惆怅万分,无心欣赏。他的贬谪地是岭南,那里气候潮湿炎热,瘴气弥漫,人们缺少教化,风俗鄙陋,是个有名的荒蛮瘴厉之乡。李彦弼是米芾的诗友和书友,因受元右党人事件牵连,被朝廷贬往遥远的广西任教授推官(古代教授为教四书五经之学官),心中郁闷,积了一股怨气。豪爽慷慨、极富爱心的米芾非常同情友人的遭遇,今天,米芾特在风景优美的东园清燕堂设宴,为李彦弼赴桂林任职送行。米芾满怀深情,作诗一首:

骖鸾碧玉林,琢句白琼瑶。

人间埃磕尽,青罗数分毫。

程老列仙长,磊落粹露膘。

玉沥发太和,得君同逍遥。

刻岩栖乌鸦,陟献透紫霄。

南风勿赋鹏,即是登云轺。

    这首诗的大意是说:美丽的桂林,满目青山如碧玉林立,清澈见底的漓江一尘不染,仿若仙女的青罗飘带,那里简直就是个瑶池仙境令人神往。桂林长官程节是个胸怀磊落、气度不凡,犹如仙长一般的人物。而我的朋友李彦弼你能有机缘到这么一个美好的仙境中,实在是一件令人羡慕的美事。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地攀登望不到顶的险峰,尤其在失意时一定不要悲观失望发牢骚,只有保持住一个良好的心境,人生才能像乘着一辆轻便的马车,登上风光无限的顶峰。

    在诗中,米芾把秀丽多姿的桂林山水和友人程节的长辈风范,作了深情的描述和赞颂。米芾青年时期曾经到过桂林,风景如画的桂林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米芾以丰富的想象,和浪漫脱俗的文笔,写下了这首富含哲理、极具感染力的桂林山水诗。

    米芾把诗稿赠予了李彦弼,并嘱咐李彦弼到桂林后,再把诗稿送给自己所信任的朋友,桂州知州程节一阅。李彦弼告别了米芾,带着家人离开了真州,登上了赴桂林任的漫漫旅途。

    到桂林后,李彦弼惊奇地发现,桂林果然如米芾诗中所描述的一样,气候宜人,秀丽无比,他胸中的块垒顿释。在安顿了家小后,他很快的就去拜访了米芾的朋友、地方首脑、广西经略使程节,并将米芾的书信和诗稿呈送程节。当时,得不到朝廷重用的程节,在山高皇帝远的桂林备感寂寞,见到了友人米芾的书信和诗稿后,大喜过望。他很了解米芾对桂林有着一段割舍不了的眷恋情结,二十三岁时的米芾曾到过桂林,在伏波山还珠洞中留下了题名石刻(见《米黻还珠洞题名》文)。如今的米芾,已是个在书坛、画坛、诗坛上声名大振的人物。米芾这首诗使得程节“三四读不能休”,觉此诗“词翰俱美”,当即答诗一首,以表谢意:

万里湘南泮水遥,清风来拂瘴烟消。

袖中突兀龙蛇出,聊慰天涯久寂寥。

    崇宁元年(公元1102年)三月清明,程节与李彦弼将这两首互为赠答的诗歌刻进了龙隐岩。到了桂林后的李彦弼心绪渐渐好转,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在政余闲暇之时,他跟随知州程节一起,整治山水,增添胜迹:他们重建唐代逍遥楼,并把它改名湘南楼;还修建了一所颇具规模的八桂堂。“一时宾从之喧咽,人物之丰繁,犹可想见其盛。”(清•耿鳞奇《八桂堂记》)此外,他们还结伴游览诸山,在各山题刻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文题记,如《湘南楼记》《游元风洞三十韵》等,为桂林的山水文化增添了精彩的一笔。

    就在米芾这首诗刻进龙隐岩五年后,米芾去世,时年五十六岁。南宋嘉定八年(公元1215年),为了纪念这位杰出的艺术家,广西转运判官方信孺把《米芾自画像》刻到了《米黻还珠洞题名》碑旁。如今,刻于龙隐岩内的《米芾程节赠答诗》和还珠洞里的《米黻题名》、《米芾自画像》三件石刻,成为研究米芾及其与桂林关系的珍贵历史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