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漓东故事 >
抗战烽火中的桂穗公路
发布时间:2015-11-06 17:14 星期五|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jpg

黄养辉 1941年作 石门山洞工程 石门桂穗公路工程(资料图片)


    □赖若龙

    车出桂林,上321国道,进龙胜,经沙宜,转209国道,过通道、靖州、洪江,达三穗,费时6-7个小时,沿途风光旖旎,村镇繁华。这是一条现代化的路,如果不刻意去翻阅历史,在公路纵贯南北的今天,谁也不会记住脚下这条曾在历史上有过重要意义的路。这条路,因为湘黔桂边抗战作了重要的铺垫和贡献而彪炳史册——

    血肉筑成桂穗公路

    1939年11月,为打破日军封锁,打通东南亚的抗战物资运输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命令修建广西桂林经湖南靖县至贵州三穗公路,通过湘黔线三穗至玉屏段与玉秀公路相接,建成一条与渝(重庆)、筑(贵阳)、柳(州)线平行的另一条南北干线。1940年3月,贵州省在三穗县城成立“桂穗公路三靖段总段工程处”,征调三穗等7个县5万民工在三穗至星子界135公里路段铺开施工;湖南省1940年1月在洪江设工程处,征调邵阳、宁乡等县5万多民工,于3月份在星子界至青龙界190多公里路段施工;1940年4月,国民政府交通部在桂林成立“桂穗公路工程处”,任命罗英为处长兼总工程师,主办桂段工程及督察湘、黔两段工程。桂林至青龙界长约150公里,分三期开工。第一期工程:桂林至义宁(今五通)路段于6月底开工;第二期工程:义宁至宛田路段于8月份开工;第三期工程:宛田至青龙界路段于11月下旬开工。工程先后征调灌阳、全县(今全州)、永福、临桂等8县民工4万余人,同时招募湖南石工2万余人,日夜赶筑宛田至青龙界路段。

    1940年3月起,桂穗公路沿线约15万民工奋战在480多公里的崇山峻岭、幽谷深涧之间。民工的工作和生活采取军事化管理,每组民工64-65人,居住一座棚厂。每日作息时间均有规定:工作以9小时为限,午休约1小时,早上出工或每日完工后,均由队组长按时集合点名或作精神讲话。管理处印发《告民工书》《抗战歌》《筑路歌》等歌曲以及“筑路就是抗日工作”、“筑路不成誓不还”、“锄头当枪,后方多流血,前方少留血!”等口号交各队组长向民工宣讲及领导民工唱歌高呼口号,激发民工的工作热情。当时缺乏施工机械,民工们以锄头挖刨土,用钢钎、铁锤撬石头开炮眼炸顽石。筑路需要大量物资,没有先进运输工具,靠民船、板车、肩挑背驮运送物资。宛田以北丁岭界进入龙胜境内羊肠小道,不仅板车用不上,就是双人都不能并行,一件笨重的东西需要五六个人才能抬得起,到了那里便无法前行,如:一个一吨重的舂锤只好分成六片抬运。运输途中山高路陡,一些搬运工失足坠崖,造成物毁人亡。更甚的是,桂穗公路一带雨雾笼罩,潮湿闷热,瘴气特别厉害,民工们感染瘴毒,患上疟疾。由于医疗物资匮乏,大量劳工死亡,仅湘段民工死亡近千人,病工达半数以上。桂段民工死亡39人,病工数达3031个工日。尽管疾病肆虐,死亡威胁,但桂穗公路的建设却从未因此而停止过。一些人倒下去,又一些人顶上来,他们用血肉筑就抗战公路。1941年湘段路建成后,湖南省政府在通道县江口乡古冲村石门洲路旁修建了“桂穗公路路工纪念坊”,该段工程师王南钟题写碑联:“由流汗积劳而死,与执戈卫国同功。”

    热血倾注桂穗公路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普通民众未敢忘忧国,知识分子更有担当精神,桂穗公路建设桂段汇聚了一批鲜为人知的科技精英,他们是:桂穗公路工程处处长、总工程师罗英,50岁,江西籍,美国康奈尔大学土木工程系桥梁专业毕业;桂穗公路副总工程师梅旸春,40岁,江西籍,清华大学土木系毕业、美国普渡大学留学生;桂穗公路副总工程师罗镜明(籍贯、学历不详);桂穗公路副工程师兼分段长姜时俊,29岁,浙江籍,中央大学土木系毕业。1935年,他们参与茅以升主持修建钱塘江大桥的工作,罗英是总工程师,梅旸春参加设计,姜时俊为实习生、工务员。他们协作完成了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双层铁路、公路两用桥——— 钱塘江大桥。解放后,修建南京长江大桥,梅旸春任总工程师,他们都以卓越的成就成为我国著名的桥梁专家、公路工程专家,这是后话。在这段公路建设中,这些专家踏勘、测量走遍了山山岭岭;他们用智慧和才干,攻克桥梁、隧道工程等一道道技术难关;在偏远山区,语言习性不同,需要克服诸多困难,特别是湘桂边界的沙宜一带土匪出没,威胁着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但他们没有一个人退却而当逃兵。

    经过桂穗公路民工和技术人员艰苦奋战,这条需要两三年工期的公路仅用一年时间便初步完成。为铭记修建抗日公路民工的丰功伟绩,广西政府在桂穗公路龙胜县拐江村金结屯桥头旁立下纪念碑,罗英亲自题写碑文:

    桂湘金结

    (桂穗公路修筑碑记)

    庚辰春,英奉令兴修桂穗公路,由桂林经湘境而达黔之三穗。桂段自桂林至宛田,于双十节已完成通车,而宛田至青龙界,路线所经,削壁悬崖,山峦重叠,深溪绝涧,水道纵横,乍燠倏寒,气候恶劣,蛮烟瘴雨,疾疫时行,道路既其险阻,工作又多折磨。乃于是年冬十二月,征调桂民工四万,湘石工二万,正式开工,越四月而全段打通。工程之速,实所仅见。金结桥适于斯段中心,因就其原名,冠以桂湘二字,盖取两省黎庶合作,共襄厥工,有如金石契结之义,以示不忘。自今以后,两省间文化习尚之日益沟通,经济物资之日益发展,举凡有利于国利于民者,尤赖于桂湘人士之契结努力者矣。

    中华民国辛巳季春江西省南城罗英记

    1944年11月,为防止日军入侵,桂穗公路沿线各县奉命组织军民设路障、毁桥梁、挖陷坑,从此,桂穗公路交通中断。11月14日,日军88独立旅团灵川转桂穗公路经宛田进犯龙胜;16日,攻占丁岭界;17日占领龙胜县城。日军入侵龙胜后,所到之处,掳掠烧杀,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惨无人道。

    鲜血染红桂穗公路

    1945年5月,随着反法西斯战场上的节节胜利,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不断遭受重创,中国本土抗战进入大反攻阶段,大反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桂林。6月底,奉国民革命军第三方面军之命,第二十七集团军司令李玉堂率二十军(军长杨才干)、二十六军(军长丁治磐)、九十四军(军长牟廷芳)主力立即由湖南靖县等地开赴龙胜。反攻桂林的第一枪是从桂穗公路的丁岭界打响的。丁岭界坐落在桂林东北的桂穗公路上,几个主峰环峙,瞰视周围群山,丁岭居中,桂穗公路逶迤于群山的隘道中,由南折而向北,这里是湘桂交通的必经之路,也是桂林攻守战的锁匙。1944年11月敌人退出龙胜后便在此构筑工事。7月13日,四十三师第一二七团(团长黎振依)向丁岭界发起攻击,日军凭借梅花形坚固工事负隅顽抗。经过连续三天激战,我军全歼丁岭界守敌。是役,歼敌300余人,我军阵亡600人,伤500余人。在以后的半个月里,我军沿桂穗公路乘胜前进,发动了宛田村、磨石岭、蔡岗界、岩山圩、长蛇岭、义宁等10余次战斗,东北路部队的铁血男儿们于7月27日晚攻入桂林,7月28日桂林光复。为了铭记这段历史,后人题词道:

    连天烽火起狼烟,日寇猖狂越史前。

    勇士歼敌无后顾,义民修路敢攻坚。

    献身华夏功同立,执笔史书名共编。

    盛世当今怀祖烈,承先启后大经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