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漓东 > 漓东文化 > 漓东故事 >
熏黑的岩壁控诉日军暴行
发布时间:2015-08-19 17:46 星期三|责任编辑: 宣传部
 打印


1.jpg

黄泥岩入口处。


    在桂林市近郊东南王家村附近的岳山,半山腰上有个叫黄泥岩的山洞,如今通往山洞的路已经被灌木丛阻断。直到今天,王家村村民依然不能忘记,就在71年前,侵华日军因为在这里遭遇了阻碍,最终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黄泥岩惨案。

    遗迹今何在

    70多年过去了岩壁依然是黑色

    据《桂林文史资料》第五辑记载,黄泥岩位于郊区柘木镇王家村附近的岳山。1944年农历九月十二日,侵桂日军先行占领了市东郊的柘木一带。当晚,王家村及附近农民四百余人,纷纷躲入村东的岳山黄泥岩,日军便将黄泥岩给烧了。

    此次熏岩,仅以王家村的统计,避入岩内的有142人,惨死达137人,造成绝门闭户7户,当时全村30来户,没有一家不受害。由于黄泥岩内白骨累累,1962年,当地人民易名为“白骨洞”。

    岳山西临漓江,现隶属于七星区朝阳乡卫家渡村委。13日,记者在卫家渡村委会工作人员卫永林、刘晓磊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

    黄泥岩位于山体腹部,由于很少有人前往,如今通往山洞的路已经被灌木丛阻断。卫永林、刘晓磊为此准备了开路的砍刀和进洞照明用的手电筒。

    经过近40分钟的艰难爬行,一个呈喇叭形的岩洞口终于出现在我们面前。洞口大约有7米高,洞外大内小,洞穴入口十分狭小,仅容一人爬行通过,进洞的过程很辛苦,蹲到腰酸腿麻。进入洞内四五米已是一片漆黑,需要用手电筒才能前行,岩壁上可见过去拉电线用的架子。洞内较潮湿,地表黄泥沉积,洞道向内逐渐变宽,途经一段10多米长的陡坡,陡坡边沿有人工开凿的通道可达洞底大厅。

    洞底大厅约有三层楼高,可容几百人,洞内有大量蝙蝠栖居,看到有手电光照射,翩翩起舞。

    洞内石钟乳、石柱、石笋众多,琳琅满目,形态万千。但与桂林其它洞穴不同的是,洞内的石钟乳、石柱、石笋等均颜色暗淡。刘晓磊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日军当时熏烧的结果,70多年过去了,石钟乳、石柱、石笋等岩石和洞内的岩壁依然是黑色的,似乎在控诉着当年的那场惨案。

    那年那些事

    为了报复 日军两次放火

    上世纪60年代仍可见累累白骨

    据史料记载,1944年农历九月十二日,日军闯入王家村,进行了烧杀掳掠。村民当时躲进了洞中,日军便放火烧村,佯装撤走。这时,躲在岩内的一些青年急于救火,冒险下山。日军发现了这个洞有人躲藏后,立即包围上去,封锁洞口。

    由于洞口附近山势险要,一名日军在下山时失足摔死。山下的日军闻讯后,蜂拥而上。为了报复,日军点燃洞口农民存放的谷米和木箱,使浓烟漫向岩内。第二天,日军见还有人从岩内逃出来,又到村中抢来大批干辣椒,并用衣服包裹毒气瓶加火熏烧,结果使岩内避难村民惨遭熏死。

    黄泥岩惨案已经过去了71年,但直到今天,王家村村民依然不能忘记那些惨死的冤魂,经常向身边人说起这桩惨案。

    村民廖文权今年66岁,尽管黄泥岩惨案发生时他还没有出生,但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父辈们常跟他讲这桩惨案。这也成了他教育后代爱国的现实教材。

    廖文权说,懂事后就听老人们讲发生在黄泥岩里的事,想起村民惨遭杀害,想着日本鬼子的惨绝人寰,老人们每每痛哭流涕。他也常对小孩们说起这些事,让后代谨记历史,珍惜今天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现在洞里还留有拉电线用的架子,但都已经生锈了。”据廖文权回忆,上世纪60年代,村民进入洞中还可见累累白骨。文革期间,该洞还作为阶级教育的基地,常有单位职工前去参观,但后来持续了三四年就停了。

    连夜出洞寻父 侥幸死里逃生

    在这场劫难中,只有少数人死里逃生,现在已年过八旬的市民张皆旺就是其中的一位。

    据张皆旺回忆,当年他只有11岁,原本住在桂林市区,在国民政府强制疏散后,他随父母从现在的市区下关到郊外的岭头村的亲戚家躲避。

    当他们一家刚到岭头村,日本鬼子也来到了附近,逃命要紧,亲戚带着他们来到岳山黄泥岩躲避。

    父亲将他们送进洞后,就出去找吃的东西了。他和母亲留在洞里,洞里很黑,分不清白天还是黑夜,在里面就靠松油照明,由于躲避的人太多,尽管洞厅很大,但还是比较拥挤,好在都是逃难到此,大家十分谦让,有什么事也会互相照应。

    当时,他和母亲肚子饿了只能抓一把米往嘴里塞,喝几口带进来的水,焦急的等着父亲回来。但过了很久,父亲仍不见回来。为了出去寻找父亲,母亲带着他往洞口外爬。

    他和母亲爬过了十多米长的陡坡,来到洞口,当时天已黑了。原以为就这样逃离了,但他们很快又失望了,因为洞口站着几个日本鬼子。

    当时他很害怕,母亲就紧紧拽着他的手,不让他出声。过了好一会,感觉鬼子还是没有发现他们,母亲就拉着他,趁着黑夜的掩护,慢慢地从洞口爬出,悄悄往洞外挪。也不知道爬了多久,当爬到一个石缝的时候,再也爬不动了,母亲就靠着石壁,抱着他,在石缝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天刚亮,他们就发现,自己藏身的石缝离黄泥岩洞口还不到200米。当时,日本鬼子正在洞外点火,整个洞口浓烟滚滚,鬼子还用村民的风车往洞里面灌烟。

    据后来得知,张皆旺和母亲是当时少数几个进入黄泥岩避难而没有遇难的群众。


岩洞内的岩壁被熏黑,颜色至今未改。

岩洞底部大厅可容纳几百人,当年村民就是躲藏在此遇难。

洞内岩壁上留有一些红色的标语,文革时这里曾是教育基地。


    日军在桂林制造多起施放毒气惨案

    黄泥岩惨案只是日军在桂林制造多起施放毒气惨案的其中一起。侵华日军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仅据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党史研究室编的《广西抗日战争时期人口伤亡和财产损失调研报告》显示,日本侵略军两次入侵广西,对广西人民实行惨绝人寰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广西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使广西遭受了空前的浩劫。

    该报告显示,日军在桂林制造多起施放毒气惨案:

    1944年10月29日,日军第13师团一部用毒气加火熏烧桂林市东郊柘木镇王家村黄泥岩洞内避难的平民,造成平民中毒窒息死亡137人。

    1944年11月7日晨,日军第40师团步兵第234联队攻占七星岩顶端,随后封锁了洞窟入口,并向洞内投放毒气弹,守军第391团及在洞内的野战医院人员和伤兵及居民800余人中毒死亡。

    1944年11月7日,桂林城东郊申山岩洞口附近中日军队发生激烈战斗,日军用窒息性毒气、煤气及火焰放射器向岩洞攻击,申山守兵伤亡殆尽,估计中国军队因毒气伤亡60余人。

    1944年11月16日,日军用毒气和烟熏桂林市雁山镇五塘村委洞上村大吉岩,造成洞内208名避难的村民死亡;后为牢记日军暴行,改大吉岩为血泪岩。

    1944年11月,日军用毒气和烟熏桂林市柘木镇穿山村龙爪支岩,洞内30多名村民死亡。

    记者邱浩 文/摄